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腾讯科技

[摘要]导演贝克和他的团队总用了3部iPhone,拍出了电影《橘色》,将于7月10日登陆美国院线。

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近日,在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电影《橘色》(Tangerine)终于确定了档期,将于7月10日登陆美国院线。

今年1月,《橘色》在圣丹斯电影节的一众劲敌中强力突围,堪称黑马。影片讲述了在好莱坞不那么光鲜的角落里工作的变性工作者的生活,人物性格冷酷、有趣、不愿受制于人。

然而,影片的幕后也如台前一般令人意外:整部《橘色》几乎都是用iPhone 5s拍摄而成的。

其实在此之前,许多人都尝试用iPhone拍摄短片。借助iMovie、Efexio、Movie Looks、Filmic Pro、Gravie、Video Crop等摄影应用,确实能拍出大片的感觉。

此前,获得过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寻找小糖人》就部分使用了iPhone拍摄。

当时由于制作经费紧张,《寻找小糖人》使用了iPhone应用8mm Vintage Camera拍摄了片子最后10%的内容。导演马利克·本德耶卢表示,最后阶段用iPhone进行的拍摄与其他部分拍摄的效果“几乎一样好”。

尽管此前已经有很多人用iPhone拍摄过业余电影,但从现有的报道来看,《橘色》却是首部几乎完全用苹果设备拍摄的圣丹斯参展影片。

圣丹斯电影节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独立制片电影节,专为没有名气的电影人和影片设立。自1984年创办以来,它经过了30年的积淀,从美国本土的小电影节发展成为独立制片业的重要精神支柱。许多好莱坞的新锐导演都视其为执导主流商业大片的跳板,而许多好莱坞大制片公司都会到这里来物色有潜力的人才。

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导演肖恩·贝克

如此广阔的平台自然吸引了很多有抱负的年轻导演。然而,独立编剧兼导演肖恩·贝克(Sean Baker)之所以决定采用这种模式,并不是为了制造噱头,完全是因为预算有限。

需要什么设备?

不过,当你亲眼观看这部影片时,绝不会想到它竟然是用手机拍摄的:《橘色》通过2.35:1的宽荧幕呈现,当镜头在洛杉矶街头来回切换时,画面无比流畅。尽管选择了这样一款不入流的“摄影机”,但贝克却认为,iPhone给了他很大帮助。“它使用起来非常简单,”他说,“我从没丢过任何镜头。”

那么,如何用iPhone拍摄一部圣丹斯参展影片呢?你需要四样设备。首先当然是iPhone,贝克和他的团队总共使用了3部iPhone。

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Filmic Pro应用界面

其次是一款叫作Filmic Pro的应用,这是一款专为iPhone摄影打造的程序。它能提供4 倍缩放与完整控制功能、焦距与曝光、帧率与白平衡。 此外,FiLMiC Pro还有各种专业工具,例如音频仪、光暗分布图与长宽比叠加。

第三样是摄影机稳定器。“手机太轻、太小了,所以无论你的手有多么稳,都难免会晃动,这可不好。”贝克说,“所以需要一台摄影机稳定器来稳定画面。”

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外接镜头

最后一样则是固定在iPhone上的变形外接镜头。这些镜头只是原型产品,由Moondog Labs开发。贝克表示,正是得益于这些镜头,才最终呈现出了电影银幕上的效果。“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些镜头,这部影片根本拍不成。”他说,“有了它,才真正有了电影的效果。”

需要精通传统电影制作

与传统电影一样,《橘色》也要经过后期制作。“很多反映社会现实的影片都会调低饱和度。”贝克说,“但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增加了色彩饱和度。因为世界是那么丰富,女人们也是那么多彩,我们希望影片的色调符合这种特点。”

事实上,橘色成了这部影片的主色调,而片名的灵感也来源与此。最后一步则是通过数字化处理为画面增加颗粒感,使之更像是一部用胶片拍摄的电影。

这个导演用iPhone拍了一部电影 然后就火了

《橘色》主创团队和演员

起初,演员们根本不相信用iPhone能拍电影。“我最初很犹豫,这源于我的傲慢。老天,我都沦落到要拍iPhone电影了!”詹姆斯·兰索尼(James Ransone)说,他在片中饰演的切斯特是一名皮条客,也是《橘色》所呈现的三角恋故事的核心人物。不过,兰索恩后来越发认识到iPhone的灵活优势。“用iPhone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贝克曾经骑着他的自行车围绕着演员拍摄过好几个场景。

兰索尼说,拍摄《橘色》的关键是要有一支精通传统电影制作方法的团队。“就算使用iPhone,你还是得了解剪辑、混音、摄影技法。”他说,“你不可能直接拿着iPhone拍电影。”iPhone拍摄的画面仍然无法媲美真正的35毫米胶片,但兰索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实现。“没错,你的确可以用捉襟见肘的预算拍摄出画面唯美的影片,”他说,“但你首先得掌握积淀百年的电影知识。”

电影的灵感来源

《橘色》幕后那不同寻常的创作流程并不仅限于它的镜头。贝克家住圣塔莫妮卡林荫大道附近的一个破败的街区,那里的名声向来不好。但不远处的一家甜甜圈店却令他格外着迷。“那是一处喧嚣的所在,吃甜甜圈时总会出点事情。”他说,“所以我希望拍摄一部有关‘甜甜圈时刻’的影片。”

于是,他与创作搭档克里斯·柏格奇(Chris Bergoch)一起来到了附近的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中心,他们在那里见到了米亚·泰勒(Mya Taylor)。米亚是个很有抱负的歌手兼演员,她又把贝克和柏格奇介绍给了自己的室友奇奇·吉塔妠·罗德里格斯(Kiki Kitana Rodriguez)。

QQ截图20150426182627.jpg

剧照

这两位女性开始讲述这个街区周围的各种故事。“大家都喜欢打听戏剧性的故事,尤其是电影人。”泰勒说。期间,她们恰好提到了附近的一件事情:一位变性女听说自己的男朋友与另一个女孩(在《橘色》中,他们将天生就是女性的人称作“真鱼”)有染后怒不可遏,决定报复那个女孩。于是,贝克和柏格奇找到了灵感,最终一同创作出了《橘色》的剧本。

这部用iPhone拍摄的圣丹斯参展影片就这样诞生了:它的出现完全出人意料,它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而它所呈现的故事则是传统大型制片公司根本不会触碰的角落。

当然,《橘色》并不能称得上完美。它最后三分之一的内容推进得过于缓慢,而在“甜甜圈时刻”掀起的高潮也远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

但在这样一个充满成熟的故事片和坦率的纪录片的电影节上,它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只用一部550美元的手机,就在大银幕上呈现出一部宽屏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