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建华去职只是开始 一代券业风云掌门将淡出

经济参考报

4月23日,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市金融党工委相关领导前往国泰君安证券,宣布因筹建证通公司需要,决定免去万建华国泰君安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国泰君安董事长职务由党委书记、总裁杨德红担任,监事会主席职务由浦发银行前副行长商洪波担任。国泰君安方面表示,上述高管调整根据法律流程办理,不会影响公司上市进度。

现年59岁的董事长万建华,在注册制即将开启、国泰君安距上市仅差临门一脚之际被免职,而带领国泰君安上市曾是万建华赴任国泰君安的初衷。

在此之前,证券业元老级人物中金公司CEO朱云来、国信证券总裁胡继之在2014年亦已去职。

此外,中信证券的王东明已经“超龄服役”,而像他一样面临年龄大考的证券大佬们绝不在少数,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如果严格按照到龄退休,这些在主流券商掌门人角色上动辄十几年经历的风云人物在未来的三、四年内或许将陆续退出舞台中央,这种影响将会是深远的。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沪深交易所成立开始,甚至是从1989年成立的“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以下简称“联办”)开始,中国证券业已从“老八股”时代,走进了大资管时代。证券行业经历几度洗牌,潮起潮落,昔日声明显赫的大佬们,有的下狱或远遁,亦有转行或退隐,个人命运与行业起伏紧紧捆绑。

而在当前这一轮被称为“史诗级”的牛市里,证监会启动了空前的放权步调,将束缚券商的诸多枷锁破除,加上当前国家大力推进发展壮大直接融资市场,券商面临的是一个更新的发展阶段。券业大佬们的淡出,新生代的掌舵者扬帆起航。

万建华再启航

2010年8月,万建华赴任国泰君安,带动这家上海本土老牌券商开展组织架构等一系列改革,以证券为主的金融控股公司雏形已经逐渐形成。

2014年6月,上海国际集团与国泰君安证券就上海证券51%股权转让事宜签署协议。伴随转让进程,“一参一控”得以解决,国泰君安上市的最大障碍扫除,上海金融界上下的心愿,或许能在万建华手中完成。

一位接近万建华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确认,早在万建华赴任国泰君安之初,就曾在上海市金融工委签订的三年责任书中提到了将把加深国泰君安市场化经营当作重点工作之一。此前,国泰君安多有疲态,万建华赴任后,大刀阔斧进行了多方改革,终于使之重焕光彩。

在万建华的带领下,近五年来,国泰君安各项核心业务陆续重回行业龙头。尤其是2014年,在尚未完成上市、净资产规模仅排名行业第五的情况下,其按母公司口径统计的营业收入排名行业第一,净利润排名行业第三,包括经纪业务净收入、资产管理、两融业务、行业研究能力等多项业务均重返行业最前列;万建华主张的将证券公司打造为“综合金融服务商”和“全能型投资银行”的转型战略,亦引领了国内证券行业的变革方向。

一位知情人士称,此前因裸官问题去职国泰君安总裁之位的陈耿在辞职演讲中,不但正面澄清了外界“万陈不和”的传言,还发出了“我和万董四年的合作,是我在国泰君安最愉快的日子”这样的感慨。

万建华曾说,“我说我就是民工,高楼大厦盖起来了、装修好了,我们就换地方了。因为我多数干的是创业的活。”言犹在耳。早在赴任国泰君安之前,万建华还曾参与中国银联、通联支付的创建,有“中国VISA之父”之称。如今,万建华已然再度踏上征程。

大佬将隐

与万建华的状况十分相似的,是去年离开国信证券,赴任前海股交中心的胡继之。

2014年5月,胡继之选择了重新出发,正式担任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董事长一职,作别就职近12年的国信证券。他最大的遗憾或许是未能亲手为国信在上市仪式上敲钟,目前国信还在漫长的IPO排队之中。

2002年,胡继之放弃深交所副总经理职位,转任国信证券总裁,而国信证券当时还只是一家拥有20多个营业部的中型券商。不过,胡继之大刀阔斧改革,经纪业务实行“准企业家制”、投行业务实行“准合伙人制”、自营投资“投资经理负责制”、卖方研究推行“首席分析师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多星点联邦制”经营模式,极大调动了员工积极性。

在1957年出生的胡继之的一手打造下,国信成长为投行“四小龙”之首,经纪业务方面更是创造了“红岭中路营业部”、“泰然九路营业部”模式,仅仅泰然九路一个营业部的成交量,就相当于一些中小券商一年的成交量。

一位曾与胡继之在国信共事多年的人士表示,“从他的背景经历来讲,完全可以从一个闲职退下来,但是他仍然敢于到一线做一个更难做的事情。”

“我现在有一点阵地交接的感觉。”胡继之在交接仪式上说,这种情感“十分纠结,难以割舍”。

同年离职并引发了业界更大骚动的是中金CEO朱云来。

2014年10月14日,57岁的朱云来宣布辞去中金公司CEO职务,离开这家服务了16年的国内顶级券商。

中金投行自2000年之后,在国企上市中承揽了多家IPO项目,并成为唯一能与国际大行抗衡的中资投行,朱云来在其中无疑功不可没。即使近年来一些重大无先例的项目,例如浙能电力换股吸收合并东电B,开创B股改革先河,也主要是中金公司来操刀。不过,随着大型国企陆续上市,近年来的中小企业IPO,此前并非中金公司重心所在,因此反被一些中小投行借机反超。由于偏重发展投行业务,中金在经纪等其他业务方面优势并不明显,导致近年来公司排名、业绩均有下滑,不少员工离职或被裁,受阻于公司迟迟未能IPO,诸多需要资本金的业务也无法开展。

与中金公司紧盯大型IPO项目不同,中信证券是无可争议的综合型旗舰。作为国内第一家上市券商,王东明将中信证券打造成为综合实力排名第一的券商。2003年初,中信证券登陆上交所,当时的发行总市值仅有18亿元,目前的总市值则已接近1500亿元。从1999年起即担任中信证券董事长的王东明当然功不可没,在他的带领下,中信证券最早开始了国际化的战略,包括其在港的分支机构中信证券国际,以及收购里昂证券部分股权。

如今,王东明已经63岁,属于超龄服役,极有可能届满隐退。

失蹄老马

除了上述各位,另外一些一线券商的掌舵人也陆续到了退休年龄,其中包括招商证券董事长宫少林(60岁)、中投证券董事长龙增来(59岁)、海通证券董事长王开国(57岁)、银河证券董事长陈有安(57岁)等等。而现年60岁的胡关金,曾转徙于多家券商一把手职位,却因涉嫌债市窝案被刑拘至今令人喟叹。

颇富传奇色彩的胡关金去年被相关方面实施刑拘。胡关金,1955年出生,曾以杭州大学金融系副主任的身份下海前往深圳,短暂转徙后,1994年便以高级人才的资格任职深圳证管办副主任,正式涉足证券领域。随着深圳市改组深国投证券(后更名为国信证券),胡关金请命入局,在1996年-2004年间历任党委书记、总裁、董事长,并将国信证券带至了全国前五的排名。

随后,胡关金加盟华西证券、空降银河证券,但不久后都辞职离去,淡出证券业一线。2014年,胡关金注册成立的深圳金涌泉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入股的国轩高科,成功借壳东源电器上市。

不过,去年债市反腐风暴依然席卷至胡关金。“胡关金担任的都是券商领导职务,不至于具体管理业务,但有些事情需要他的签字同意,或是明知有些业务违法却依然默许,因此他同样需要承担责任。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是要等相关方面的结论。”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

老马失蹄的案例并不鲜见。去年11月3日,国海证券总裁齐国旗被批准逮捕,副总裁陈列江协助调查。1964年出生的齐国旗,在国海证券的工作经历已逾11年。业界猜测,国海证券以固定收益业务作为特色业务,此次涉案或同样肇始于债市反腐。

如果再往前追溯,1947年出生的原万国证券总经理管金生,由于在“327国债”事件中蓄意违规操作导致巨亏60亿,最终被以贪污、渎职、挪用公款的罪名获判17年。媒体报道称,如今的管金生在上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做金融顾问,时常往来于家乡江西做一些项目。

与管金生同期的阚治东,在2002年临危受命出任南方证券总裁,终因种种原因无力回天后辞职,随后他因南方证券涉嫌操控哈药集团、哈飞股份被拘21日后释放。他在后来的《荣辱二十年》一书中详细记录了来龙去脉。如今阚治东活跃于PE市场,并推动了多家公司上市。

此外,广发证券原总裁董正青,因在广发证券借壳上市过程中存在内幕交易行为,被判4年有期徒刑。原西南证券总裁孙兵,则因西南证券违规操纵浙大网新股价,被证监会处以市场禁入5年。

这些声名煊赫却无法平安降落的大佬们,他们的个人命运似乎永远在提醒着人们这个行业背后的高风险。

新人新舞台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金融行业步入大资管时代,互联网飞速发展,让这个行业日新月异。

在近两年的券商互联网金融化过程中,国金证券是走在最前面的之一。1967年出生的总裁金鹏,将国金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造。

2014年,国金与腾讯合作,推出了首个互联网证券金融产品“佣金宝”,佣金最低达到万分之二,同时还为账户保证金余额提供理财服务,颠覆了券商经纪业务的玩法。“与老一辈证券人相比,年轻的券商领军者具有更完整的教育背景,国际化视野更高,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所以很多新的尝试都在年轻老总领导的中小券商中展开。在新的竞争环境下,这也给了他们弯道超车的机会。但老牌券商依然是行业的‘顶梁柱’,综合实力雄厚,双方的竞争将依然激烈。”华东一位券商高层分析说。

然而,需要看清的是,大资管时代已然开启,当下各家券商所面临的早已不是同业之争,银行、保险、信托,以及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加入了战团,券商在当中优势并不明显,资产规模、市场份额也偏小。如何在此中杀出重围,才是券商业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