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解密二手苹果产业链节点

第一财经日报

ANQRSL025QJ50011.550x.0.jpg

据不完全统计,每天全世界有5万~6万部旧iPhone通过正当途径被回收,其中20%会被美国10家左右的保险公司买走,而剩下的80%都会流入中国香港进入拍卖行,然后再通过拍卖竞价的形式流入内地和其他东南亚国家。

有这么一拨人,他们有着极其敏锐的商业嗅觉,并且行事低调,在苹果二手产业链中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位置,强势的话语权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市场的价格波动。

看上去他们做的是小生意,有时候甚至需要靠零部件卖钱,但从官网上提供的数据来看,年营业额超过2亿美元的规模让你不得不重新认识眼前这些看上去有些“简陋”的公司。

在4月10日本报刊登的报道《二手苹果哪家强?》中曾提到,隐藏在苹果二手产业链上游的大卖家主要是位于香港地区的30多家拍卖行。据不完全统计,每天全世界有5万~6万部旧iPhone通过正当途径被回收,其中20%会被美国10家左右的保险公司买走,而剩下的80%都会流入中国香港进入拍卖行,然后再通过拍卖竞价的形式流入内地和其他东南亚国家。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走访了部分这些隐藏于香港闹市一角的拍卖场所,试图揭开一个更加真实的苹果二手产业链市场。

交易额过十亿

随着苹果产品系列的增加,全球苹果二手机的市场仍然在扩大。

“需求选择了香港,在香港有30多家拍卖行,几乎每天都会有二手苹果机的拍卖,集中在香港的红磡地区,而大部分的买家除了华强北,还有小部分是一些海外的批发商。”爱锋派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国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些二手机按照“成色”被区分为ABCD几个等级,从日本过来的可能是A级,属于比较好的级别,而美国过来的可能是B级,每个等级会按照功能和破损的程度相差一两百元。

本报记者在香港九龙尖沙咀柯甸鲁7-9号焕利商业大厦里找到了一家叫做“光义有限公司”的二手苹果手机拍卖行。根据楼下的公司栏介绍,这家公司占据着这栋大厦其中的六层,二手机、十四天机被分门别类,放到了这家公司不同的办公楼层。

在五楼的电梯门口,记者就能看到光义公司针对二手手机的拍卖场所——不到50平方米的两个房间相通,一个房间只摆放了几个办公夹板桌,而另一个方面放置了大批被打包的货物。

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由于不是交易日,拍卖行的客商并不多。而记者在现场只看到,只有两三个非洲面孔的商人在相互交谈。

胡国辉此前向本报记者描述了二手机交易的过程:从美国正规回收商人那里回收来的手机放在拍卖行,包括华强北在内的买家需要在5点前就要给出一个对某一批次的价格,大概六七点的时候拍卖行会告诉你谁是赢家,结束买卖之后,这些二手机可能又会通过“华丽转身”继续在内地市场上以高价售卖。而对于中间的差价,以4月10日的价格为例,一部iPhone5S美国一级回收商的价格大概在175美元,合1356港元,而到了香港拍卖行大概是1800港元。

而在现场光义公司的介绍栏中《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包括现场竞价在内,这些拍卖行还有其他三种销售模式:现货议价模式、来货预售模式以及为客寻货模式。

“我们还是比较倾向于客户自己到现场看货,不然出现什么问题可以自己当场就看到。”现场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说。

“客户通过看货、验货对货品的真实品质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现场填写投标单,列明所需品牌、型号、数量和出价,价高者得。”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大概会在截标一小时后公布竞标结果。在一般情况下,中标客户在中标结果公布后必须当日付款、提货。

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光义的官网看到,这家公司出售的产品除了全新、近新、14天手机、单机、手机主板外,还有平板电脑、电脑、网卡、路由器投标单等产品,并且直接从全球31家电信商直接采购,年营业额超过16亿港元(2亿美元)。

“华丽”变身

本报记者随后在光义楼上的“电讯一代”拍卖行里看到了更多正在被交易的二手手机。

以苹果品牌为主的二手手机被成箱地放置在地面上,一个箱子里有时候会堆放四五十部,客商可以打开包装进行试用、检查。而除了新机,还有一些被拆解过的元器件以及屏幕也被归集,装入纸皮箱中售卖。记者注意到,通常这些纸皮箱上都会标注起数量和批次,以方便来现场的客商进行竞价。

据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介绍,很多大力的买家会以走私的方式,将这些拍卖所得的旧iPhone带回中国内地,等待这些旧手机的通常是一场“华丽大变身”。

“2015年来算,华强北流通的苹果二手机每天最少应该有四五万部,但市场鱼龙混杂,当你不打开里面看的时候,东西的好坏是不知道的。”胡国辉对本报记者说。

“比如说买家会将产品进一步分类,比如外观损坏的产品,会找到匹配的外壳进行修整,而内部功能出现问题的则将进行维修。他们所用的维修零部件是来自于苹果元器件生产厂商向外流出的残次品,而这样的产品一般用户难以发觉其中的瑕疵。尤其是内部元器件,甚至连专业的工程师也需要拆机检查才能发现。”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毗邻香港的深圳,保守估计至少有上万人在从事手机翻新的业务。这些手机翻新窝点通常选址在深圳的普通民居内,以家庭作坊为主。而这些翻新窝点的行踪十分隐秘,他们往往在门口装上隐蔽的摄像头,以躲避警方的侦查。在这些手机翻新作坊内,工作人员会熟练地拧开iPhone的螺丝,他们小心翼翼地注意不破坏iPhone的排线,并将屏幕和机身分离,然后清洗主板,对iPhone进行除尘,再更换零件、喷油、更换外壳,然后补齐配件、包装、加入仿制的说明书、制作标签,并最终做出和原装手机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的iPhone。

然而,真正谋求暴利的买家还会采用造假的手段以求得更多的利润。他们通常会选择高仿品来进行维修,这样可以降低整体的成本,而此时产品本身会转变为假货。

以iPhone包装盒上的标签为例,这些翻新商家有成熟的技术仿制出和原装标签看上去一模一样的标签,成本仅为一元多,深圳警方曾经查获过一个窝点,当时就查出了两万多个这种标签。在每一代iPhone上市后不久,就会有大量高仿的手机外壳、按键、屏幕甚至主板配件在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现身,这为二手商家翻新提供了充足的材料。许多手机翻新地点甚至是直接就在华强北的各大数码广场内。

“苹果的二手手机甚至还有精仿和高仿的,很多消费者是不注重里面的功能好不好,只是希望外观新的就可以了。要知道,在批发市场上,一些苹果外包装只需要六七块钱,可能对方还会问你要不要服务手册。”富士康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