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S ir扬言|广州要选上历史街区,有点悬

南方都市报

 

陈S ir扬言(第1756期)

卡脖子的地方一是整体性,二是不能有大量的新生代建筑。按照这个标准,广州要找出一条街来做历史文化街区真的很难。

近日公布的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街区,全国共有30个历史文化街区入选。其中,广东只有中山市孙文西历史文化街区入选。广州?一个都没有。对于广州没有街区入选,广州市国土规划委员会对媒体的解释是:广州26片历史文化街区在去年底才获广东省“认证”,由于时间仓促,此次广州并未推荐历史文化街区进行评选。

如果时间不仓促,广州就有街区能够入选吗?我看未必。媒体的报道说,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的评选标准规定,既然是历史街区,首先考量的是存于历史的时间;其次街区认定不是看一个单体建筑,看的是一个整体性,在街区中,如果只有一处建筑达标,其他的与之不协调也不行;历史街区还会考虑历史的真实性,如果一个街区里有大量的新生代建筑也会大打折扣。按照这个标准,广州要找出一条街来做历史文化街区真的很难。卡脖子的地方一是整体性,二是不能有大量的新生代建筑。

比如说一天到晚挤满了拍婚纱照的新人和摄影师的沙面,能评为国家级的历史文化街区吗?我看比较悬。假如把白天鹅也算为历史的话,那的确可以洗清新生代建筑名头,只是白天鹅的引桥毁掉了羊城八景之一的鹅潭夜月,这笔账怎么算?如果这样都能评上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那这样的评选就真的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强调整体性,强调不能有大量的新建筑的话,很多地方都没有资格入选这个历史文化街区。当然,我注意到这里所说的只是历史文化街区而不是历史文化遗址。比如说井冈山上领袖曾经居住和办公的地方,外面全部是水泥地小摊,我亲耳听到有小朋友说,这里挺好的,风景好,出门就可以买到饮料和很多吃的,难怪领袖找这个地方住。历史文化街区强调的不是单栋的建筑而是成片的场景,这是这个项目的过人之处。广州要找几间老房子还不算太难,但是连片没有拆毁的痕迹,没有新建筑的插足,真的很难。不过大家也不要灰心,再过一百年就可以了,只要我们忍住手不要拆,百年之后,现在的一切都是历史,而且更加让人信心百倍的是:现在的一切都是文化。老字号是文化,饮食是文化,甚至连厕所也是文化。

当代中国有一个非常大的历史性的遗憾,就是对于传统和文化的价值总是后知后觉。开始是在意识形态上推崇不破不立,后来是在城市建设上果断实行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直到历史啊文化啊什么的消失得连触摸一下、瞅一眼都感到有点难的时候,才做恍然大悟状。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咱们是更惨,昔人也去,楼也去,好在黄鹤楼还在。可惜不是每栋小楼都是黄鹤楼,于是就不能幸免于难了。

写下这篇无奈的文字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在议论广州这个满目疮痍的老城的现状的时候,很多人会说到巴黎。如果当初广州像巴黎一样,留住老城建设新城,那该多好!可惜历史从来没有假如。巴黎就是巴黎,广州就是广州。所谓命运,另一个名字叫必然。 □陈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