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国真诗作被批只提供圆满人生答案

参与互动

感言>>>

@文化学者于丹:我们遇见他,在恰好的年龄上,恰好信任诗,恰好信爱情。所以,汪国真是我们青春里的烙印,像一段轻摇滚的旋律,像一次成绩的挂科,像一点擦肩而过的遗憾,还有那些不着边际的莫名感伤。今天重读他的诗,恰好,骨子里的诗与信任还在。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在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社会急剧转型期当中,汪国真诗歌积极向上而又超脱的风格,对当时的年轻人既是励志又是安慰。

@余秀华:拜托各位记者不要就汪国真的事情问我。死亡面前,我没有任何发言权。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昨日凌晨2时10分,著名诗人汪国真因肝癌不治,在北京302医院逝世,终年59岁。

汪国真祖籍福建厦门,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1985年起将业余时间集中于诗歌创作。上世纪90年代,其诗作掀起“汪国真热”,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连续5次印刷。

他的诗歌昂扬向上、积极而又超脱,《热爱生命》、《我微笑着走向生活》、《假如你不够快乐》、《山高路远》等诗歌被广为传诵。尽管他断句式的表达被质疑不是诗,但“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等诗句仍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汪国真逝世消息昨日上午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广为传播,许多人晒出自己当年手抄汪国真诗歌的照片。网友纷纷缅怀,“他的诗充满热情的告白真诚的鼓励”,“虽然通俗、粗糙、不能名留诗坛,却是一代人永不再来的青春”。

点评>>>

他的诗真诚温暖但少反思

汪国真的诗影响了一代人,但多年来诗歌界对其评价褒贬不一。昨日,记者请本地知名诗人张执浩和诗评家魏天无对其诗歌进行点评。

优点:有种简单平实的“正能量”

诗人张执浩表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汪国真的诗走红,印证了那个时代大众的审美需求,汪国真的过人之处在于,他用一种形式真诚的话语慰藉人心,有一种简单平实的“正能量”。“他的诗歌语言大多明快简单,多是一些易于传颂的格言警句,而且他的语言方式很容易仿写,也因此带动了诗歌的普及。”

诗歌评论家魏天无昨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汪国真的诗歌“曾经给无数的年轻读者带来情感和心灵的温暖、慰藉,这是足以令他自豪并感到慰藉的”。

缺点:只提供圆满的人生答案

张执浩也坦言,如何看待一个诗人的社会影响力,又理性地将之与文学影响力区别开来,这可能是我们始终会面对的问题。优秀的文艺作品必须体现出写作者自身的困惑和疑虑,而非那些未经考证貌似圆满的人生答案和结论。“虽然他是一个没有影响过我的诗人,倒是依稀记得他的一些警句格言。诗人已逝,让我们缅怀这位曾感动过一个时代的诗人。”

魏天无也表示:“我个人并不喜欢他的诗。二十多年前在中学任教时,曾在《中国校园文学》撰文批评他的诗歌。当时的想法是:一个轻而易举地在时代的聚光灯下接受掌声和鲜花的作家诗人,他们的作品在人类精神领域的探索和发展中,往往处于较低层次,易于为最大量的受众所接收和喜欢。”

魏天无说,他更担忧的是,学生在对这类诗歌阅读中所形成的某种偏执的印象,有可能妨碍他们树立开放的、兼容并包的文学观念。“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趣味,都有权表达喜欢或者不喜欢某一类诗歌。斯人已逝,愿他安息,愿他能在天堂继续写自己喜爱的文字。” (记者万建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