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男子刺死前妻岳父伤及女儿 曾有家暴史

人民网-社会

男子刺死前妻岳父伤及女儿 曾有家暴史

医院抢救

客厅里,小贝(化名)的钢琴上还放着她这几天正在练习的曲谱《永远同在》,可是,这位16岁的女孩已永远不能和妈妈、外公同在了。

毁灭这一切的,正是她的父亲。4月25日晚上7点,男子何某来到前岳父家,持刀将刚离婚不久的前妻以及前岳父捅倒在地,还将女儿捅伤。这起造成两死一重伤的凶杀案,打破了乐清翁垟街道华新村的宁静。

凶杀案被不少居民的频频转发。坊间议论纷纷,原本同是一家人,为何仇恨到如此地步。惨案的背后,又是怎样一个家庭呢?

两死一伤凶杀案的凶手是女儿父亲

凶手何某,今年48岁,是乐清柳市镇黄华人。被刺死的,是他的前岳父和前妻。前岳父叶某今年69岁,翁垟人;叶某的女儿阿娇,今年45岁。被刺伤的,是他的女儿,小贝,今年16岁。

凶杀案现场发生在乐清市翁垟街道华新村叶某家中。昨日上午10时许,叶某家大厅内墙上还高挂着一个红色的福字,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满地的血迹。血迹从大厅起,一直蔓延到大门外的路上。

邻居家门口的小道上,村民黄先生指着血迹说:“当时叶家三口就躺在这儿,两个大人仰躺着,已不行了,孩子坐在旁边,用手捂着肚子。”

黄先生家在叶家隔壁,他最早赶到现场并报案。黄先生介绍,当晚7点20分,他听到几声呼救声。赶到现场后,看到何某坐在前岳父叶某身上,朝躺在一边的女孩小贝行凶,而前妻躺在一边一动不动。小贝口中不断喊着“爸爸,不要啊”!

“之前以为他用拳头打孩子,走近看时才发现是用刀在捅。”黄先生被这一幕吓坏了,他还听到何某边行凶边喊:“你们让我活不了,我们就一起死了算了。”

事后,何某离开现场,到黄华边防派出所自首。前岳父、前妻当场被捅死,女儿被捅伤,送往乐清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抢救。

自尊心强的女孩有个音乐梦

医生介绍,25日晚上9点,小贝被送到医院抢救时,身上有十几处刀伤,脖子、后背、胸口、手部均有刀伤,还有胸膜贯通伤,胃部贯通伤,脾脏裂伤,马上送入手术室。

整个手术长达8个小时,张医生替小贝缝合了伤口,切除了脾脏。术后,小贝还在观察阶段,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张医生说:“如果有些伤口过于隐蔽没及时处理,将会危及孩子生命。”

小贝的嘴里插着呼吸管,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昨日上午10点,小贝清醒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医护人员,眼中留下泪水。

小贝的堂舅叶先生和一些村民守在病房外。叶先生说,惨案发生后,除了父亲外,小贝已无直系亲人。

“开始的医疗费3万多元都是亲戚和村民临时凑的,已所剩无几。”叶先生说:“医生说,小贝每天的治疗费需两万多元,可我们很难凑到这么多钱。”

昨日中午11点,小贝的一些同学也到医院看望她。因无法进入重症监护室,同学们在纸条上写着:“凡事都要向前看,我们都知你心里难受,但我们都会在你身边,所以你要坚强,为了你妈妈也要坚强,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

同学介绍,小贝跟他们提起过父亲家暴一事。“小贝有次被她爸打了一顿,手机都被摔坏了。”

小贝从初二起学钢琴,事发前一个小时,还和同学打过电话,小贝还很开心,说有个“小确幸”要和她分享。“上星期,我还和她见过面,她还有点庆幸地告诉我,爸妈终于要离婚了。”这位同学说。

今年读高一的小贝有个成为钢琴家的梦想,在学校,小贝是位活泼开朗但学习成绩一般的女孩,自尊心很强。

亲属说凶手何某曾有家暴史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何某对着曾经的一家人,竟然痛下杀手?

小贝的堂舅叶先生介绍,何某性格内向且孤僻,不善于与人交流。何某和阿娇结婚17年,只有独女小贝。婚后,叶先生常听到何某对妻女不好,甚至有对妻女实施暴力的传闻。

何某和阿娇是相亲认识的,在相互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就结了婚。

“小贝读书,一直是阿娇赚钱供着,阿娇还花钱让小贝学钢琴,女儿较偏向于母亲,跟父亲关系很不好。”叶先生说,“何某有时生气,就会对妻子女儿实施家暴。”

“有一次,阿娇被何某打得腿部受伤,还住了院。”叶先生说,由于家暴次数过多,去年,阿娇带女儿离开了何某,回到娘家居住。何某希望阿娇回家,可阿娇不同意。

“妹妹曾跟我说,这些年,小伤小事她都忍着,但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叶先生说。4月20日,两人正式离婚。“当时何某情绪正常,谁知一个星期不到,就出了这样的事。”叶先生说。

离婚前,何某一家曾住在柳市镇黄华胡家垟村。附近村民称,何某平时老实且内向,从未见他与村民发生纠纷,虽与妻女关系不好,但也未曾听说过何某家暴等传闻。发生这种事,村民们都没想到。

被害前,阿娇一直在胡家垟村一工厂上班,何某也曾在这家工厂短暂上班。厂主倪先生称,何某和阿娇是二婚的,婚后原本十分恩爱。“前些年,两人还谋划要把老房拆了盖新房。”倪先生说,还曾为两人高兴,没想到的是,两夫妻的矛盾正出于此。“他们条件一般,盖房没钱,两人为此常吵架。”倪先生曾劝说夫妻不要再闹,可无济于事。

倪先生还称,何某平时嗜酒,几乎每天都要喝几瓶啤酒。“何某看起来老实,可喝醉后就变了个人,脾气十分差。”倪先生怀疑,何某夫妻关系不好也跟酒有关。

何某夫妻分居后,何某压力很大,曾多次请村民帮忙劝妻回家,但都被拒绝。

“这次离婚,何某说是他主动提出的。”倪先生说,前不久,何某拿着一张纸在厂里跟妻子吵架,不少员工在场。纸上写着何某女儿批评父亲的短信内容,何某对此十分在意。发生惨剧后,倪先生十分震惊,他从没想到,何某会如此痛下杀手。

浙江在线04月27日讯 (今日早报记者 王晨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