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追问的孩子的到底有多“烦“

米小妈妈

爱追问的孩子的到底有多“烦”

/米小妈妈

“妈妈,你告诉我,你和爸爸到底是怎么一见钟情的?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用语言来描述,不许敷衍我。”女儿坐在椅子上,喝着牛奶,严肃的追问。

这问题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最后那几个字,不许敷衍我。

“爸爸和妈妈在年轻的时候相爱,就是看到对方突然觉得对方很好,我觉得爸爸很帅很有气质,爸爸觉得妈妈很漂亮,然后我们就相爱了,我们都想和对方一起生活一辈子这样的感觉。”我确实没有敷衍。

“那么一见钟情之后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呢?”女儿继续追问。

“我们都会对自己要求更高,都希望自己成为更优秀的人,爸爸妈妈就是这样,我们更努力的生活,更努力的工作,更努力的读书,更努力的对待家人和朋友……”我如实相告。

“找机会给我认真的讲讲什么叫爱情吧……”你看,爱追问的孩子又给我抛出了新的课题。

这有什么要紧的呢,给她这个六岁的女孩讲爱情,有太多内容可以讲。她爱听的歌曲中有爱情,经常听的故事中有爱情,文学作品中有爱情,爸爸妈妈有爱情……将这些讲给她听,她就明白了,何乐而不为呢?

在生活中她就是这样爱追问的孩子,这一点也不可怕,她爱追问什么我懂的就立刻告诉她,不懂的邀请她一起来找到答案,在这样的环境她不仅学会了去追问,更学会了如何去寻找答案,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收获了更多的知识,更多的耐心,更多的和女儿真诚沟通的机会,以及和她一起成长的动力。

除了这些鸡零狗碎的追问,有时候女儿的追问也会很深奥,连我在短时间都无法具体回答清楚,比如昨晚睡前她这样问“妈妈,为什么在很多神话故事中,有的人不需要经过交配就能怀孕呢?”

“交配是个一般孩子和父母难以接受的名词,作为曾经的生物学专业人士,这样的专业词汇在我和女儿的对话中也会频繁出现,毫无违和感!”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是哪些故事中出现这样的情节让你疑惑了呢?”其实我完全知道她的所想,她所知道的那些故事也都是我讲给她听的。

“妈妈,你看,基督的故事中,天使告诉圣母你怀孕了,她就怀孕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结婚。”

“你给我讲的中国的伏羲氏,就是她的妈妈踩了雷的脚印受孕的,她也没有结婚呀!”

还有吗?你知道的。

“西游记中也有,猪八戒和他的师傅们喝了水就怀孕了……这也太奇怪了……”女儿巴拉巴拉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还有吗?我继续追问着,其实我知道在她的故事范畴这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在各国不同的神话故事中,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而对于这样的课题的研究理论上属于大学范畴中对社会学、或者是社会宗教、人类学的研究范畴,范畴包括:在不同文化起源中,为什么很多的故事、哲学、宗教中都会有类似的情景,这些情景不仅仅包括单体受孕、圣人受难的方式、死亡和出生的宗教仪式等等。如果要展开进行研究那将是一个庞大的课题。

那么对于女儿这样的追问,是否要回应,我想我也是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孩子有追问就应该给她解答,既然她能够将我给她的不同故事中的场景串联起来,她就应该具备对这样课题的一定的理解能力,why not

从人类文明的起源,从不同文化的起源,不同文化之间的关联,用粗浅的方式给她讲这样的故事,然后再回答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回到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的方式探讨,我想这样的持续的沟通会也应该是对女儿知识结构和认知的再一次梳理。

为什么要敷衍孩子呢?为什么不能积极的响应他们的追问呢?

身边有很多这样的父母,孩子的追问,自己懂的也敷衍了事,不懂的更是没有和孩子一起去探究学习,总是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好像孩子就必须听从我们的安排一样,甚至对孩子各种七七八八的追问还会有负面的脾气爆发出来,觉得烦了,恼了,无聊了。

我想这是对自己认知的不足,如果你懂,孩子追问,你为什么不回答他们?

如果你不懂,孩子追问,你为什么不和孩子一起去学习并找到答案,难道这样一起学习找到答案的方式不是我们一直提倡的“自主学习能力”的一种潜移默化的培养吗?难道你的不断持续的学习状态不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最好的诠释吗?

一次和孩子一起学习的行动胜过无数次的口头说教,just  do  it!不要怕麻烦,不要怕那些给我们“添乱”的喜欢不断“追问”的孩子,那只是他们去探索世界的方式而已。

孩子对着你追问,是希望从你这里得到解答,如果他们得到的是长期的负面的信号,那么时间久了,你也许收获的就是那个你最不喜欢、最不希望、最讨厌的那种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