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母亲:到今天也不相信儿子杀人

法制晚报

blob.jpg

今天是聂树斌20周年忌日 图为聂树斌母亲张焕枝

母亲一早给儿子上坟 接受记者专访称儿子的东西都扔了仅留一张照片

1995年的4月27日,未满21岁的河北小伙聂树斌被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执行死刑,这就是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

在经历了20年的申诉后,71岁的张焕枝等来了一个对她来说“好的进展”——“聂树斌案”将于4月28日13时30分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舆论认为,这一举措,在中国司法史上并不多见。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以来,从立案、组成合议庭,到阅卷、实地调查、筹备听证会,复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

今天上午,在赶赴山东参加儿子的案情听证会启程前,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现场 母亲坟前告慰聂树斌案子正朝好的方向发展

71岁的张焕枝这两天一直在忙碌着,到自己的两亩地里去看看,给地里种的核桃树松松土,剪剪枝……在为了儿子聂树斌多年的奔走中,这些核桃树成了她的另一种感情寄托。当然最让她牵挂的还是明天的听证会。

而今天,也是聂树斌20周年的忌日。

早晨5点,张焕枝就带着祭品,早早来到儿子坟前,点燃了黄纸,她欣慰地说,“儿子,给你烧完纸我就要去山东参加明天的听证会了,妈妈告诉你,你的案子正朝好的方向发展。”

明天,“聂树斌案”将在山东高院召开听证会,舆论认为,这一举措,在中国司法史上并不多见。

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以来,从立案、组成合议庭,到阅卷等复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地进行。

对话 “到今天我也不相信儿子杀人”

张焕枝认为,案子目前出现的这些积极变化,除了他自己的长期坚持和奔走因素外,还离不开政府相关部门人员以及社会上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帮助。

《法制晚报》:有律师指出案卷中有涉嫌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的情况,你认为这些会对“聂树斌案”有多大的影响?

张焕枝:如果我儿子的案卷中真有签名造假或涂改缺页的情况,那就说明案子是有问题的。

《法制晚报》:你亲眼看到有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嫌疑的案卷了吗?

张焕枝:我没有亲眼看到,是我聘请的律师阅完案卷后亲口告诉我的。

《法制晚报》:你怎么看待案卷有签名造假、涂改或缺页嫌疑这件事?

张焕枝:我认为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直到今天,我仍然不会相信我儿子会强奸杀人,我儿子在口供里说他在被抓的前六天说了谎,可到底说了什么谎,案卷里没有这些内容。

《法制晚报》:自去年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以来,工作一直紧锣密鼓。

张焕枝:我认为山东高院依法治国依法办案执行得好,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是满意的。

“做清洁工每天挣30元”

半年前,张焕枝在她所在的石家庄市鹿泉区下聂庄村当上了清洁工。她每天必须在早晨8点之前清扫完所包的路段,每天可以挣30元钱,在她看来这是个不小的收入,“为儿子的案子奔走那么多年,花了不少的钱,当个清洁工挣钱只为了让日子过好点。”

《法制晚报》:你为了儿子的案子奔走,多年无果也不放弃,被人认为是一位坚强的母亲……

张焕枝:我认为我是一个坚强的人,也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多年来,为了申诉我不顾一切,我老伴常年有病,这个家只得靠我撑着,我不能倒啊。

《法制晚报》:这么多年,感觉最煎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张焕枝:儿子被枪决后,我心里的痛苦无法诉说,也没少遭受别人的白眼和指指点点。但我始终坚信我儿子是无辜的,我横下一条心,一定要证明我儿子的清白。

开始申诉的前几年,我到办案单位,根本进不了门。我曾向案子的康姓受害人家属要判决书的复印件,当时人家死活不给,我就坚持一次次地要,经过律师先后4次做受害人家属的工作,我才拿到。可以说,要不是拿到了这份判决书复印件,“聂树斌案”往前进行是不可能的。

《法制晚报》:常年为儿子的案子奔走,你的经济收入来源是什么?在你院子里我看到有一辆清洁工的专用车,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焕枝:家里只有我和老伴儿两个人,靠的就是老伴一两千元的退休金,老伴儿每月吃药就得几百块。这不,为了能让家里日子好过点,我半年前在村里当上了清洁工,每天30元钱,虽然钱不是很多,但能挣点就挣点,因为儿子的案子至今还没个结论,还得继续下去。

“山东高院是认真的没走过场”

对明天就要召开的案情听证会,张焕枝表示对山东高院的工作效率很满意,她认为目前虽不知最后结果,“但山东高院是在表达一种姿态,表明是在认真负责地对待这件事情。”

《法制晚报》:据了解,聂树斌案的听证会,是你聘请的律师向山东高院提出申请,山东高院同意后才召开的,你怎么理解这个事情?

张焕枝:我聘请的律师向山东高院提这样的要求,说明我们要求公平、公正、公开对待聂树斌案的态度,山东高院同意开听证会,我认为说明山东高院是在表达一种姿态。他们是想在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下复查此案,对此我是满意的。我认为他们是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的,我感受到了,他们是认真的,没走过场。

《法制晚报》:你认为这次的听证会对你儿子的案子会产生什么影响?

张焕枝:能不能产生影响,产生多大的影响我不知道,但我敢说,明天的听证会是我申述近20年来,最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公正、公开。希望听证会有个好结果。

《法制晚报》:除了说山东高院做得好外,你有什么担心的吗?

张焕枝:除了对目前山东高院的工作很满意外,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的,虽然从大形势上看是好的,如果山东高院得出复查结果,我不担心河北方面认可不认可复查结果。

“除了一张照片儿子的东西都扔了”

聂树斌被执行枪决后,张焕枝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儿子,睹物思人的痛苦,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儿子住过的房间、用过的东西、穿过的衣服……她都不敢留,仅留下一张照片。

《法制晚报》:聂树斌被枪决后,听说你为了减少思念儿子的痛苦,总在刻意抹去儿子在世时留给你的记忆?

张焕枝:把他养了20年,他的样子永远刻在了我心里,怎么能抹掉啊……树斌离开已20年了,我把他住过的房间改成了堆放杂物的地方,只要有可能,我就尽量不进去。我老伴更是不愿进去,一进去腿就抖。还有,儿子用过的东西我几乎都扔了,目前他的东西我只留一张照片。

《法制晚报》:除留下一张照片外,还有什么吗?

张焕枝:(听后哭)其实留下的太多了,20年了,只要天一黑下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站在院子门口,等他回家。明知他回不来了,可我还是会在门口傻傻地等他。

《法制晚报》:不谈伤心事了,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你启程前的心情,你会说什么?

张焕枝:我认为我儿子的案子正在一步步走向光明。

聂树斌案进程

聂树斌涉杀人被执行枪决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列为嫌疑人

1994年10月9日聂树斌因涉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逮捕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枪决

王书金落网出现“一案两凶”

2005年嫌犯王书金落网,在其供述中,涉及的一起案件细节、地点等与聂树斌奸杀康某案高度一致。至此,聂树斌案被认为“一案两凶”

2013年9月27日河北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我国司法史上较罕见

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

2014年12月22日山东高院向聂树斌母亲送达立案复查决定书

2015年3月17日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

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将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这一举措,舆论认为是我国司法史上比较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