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项目都能众筹了!但是,它合法吗?

by Kimmy

  科客点评:至少,众筹能解决科研成本的燃眉之急。

科研项目都能众筹了!但是,它合法吗?

上周一,一项脑成像研究结束了自己的众筹活动,他们募集到近8万美元,这笔资金将帮助他们首次推出麻醉剂麦角酸二乙基酰胺(LSD)对人体大脑影响的磁共振图像。伯克利基金(The Beckley Foundation)总部设在英国,是一家公益信托公司,他们不仅希望提升人们对精神药物的注意,也从事相关研究工作。本次发起该众筹项目的正式伯克利基金公司,他们会利用这笔钱寻找一些深陷毒瘾的志愿者,这些人将为科学“献身”。

如今,科学家在研究毒品对人体的影响时,可能会寻找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比如寻找一些志愿者;不仅如此,如果想要研究大脑结构,也需要数千人愿意做出贡献,这的确令人感到多少有些意外。但最近,这一领域里的研究人员似乎越来越喜欢上众筹的方式来募集资金。实际上,目前已经了有一些成功的众筹项目,比如有众筹研究西班牙和印度的耐旱橡树物种,也有人尝试用数学方式解释笑话,还有人希望众筹研究外太空间里的外星行星。起初,科学家选择的是传统的众筹平台,比如Kickstarter和Indiegogo;但现在,像Petridish, Experiment, 以及 Walacea这样的众筹网站也变得越来越多,它们是专门用于进行科学融资的。

在美国,绝大多数科学研究基金都是依靠政府支持,这些钱最终会被分配给各式各样的联邦科学机构、健康机构、以及国防机构。现在的状况似乎多少有些尴尬,因为科学家难道苦逼到必须使用众筹的方式来为自己的研究募集资金吗?众筹的出现,是否意味着美国现在的科研拨款系统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又如何确保资金是用来支持有意义探索的合法科学研究呢?

就现实本身而言,科学家寻找新的资金资源并不奇怪。David Kaiser是麻省理工大学的科学历史学家,他认为,简单来看,众筹就像是最新的“测锤摆幅”,可以了解科学家和研究机构是如何操作资金的。以前,麻省理工大学和其他大学的研究主要通过学生的学费及私人慈善家的捐款获得资金。但在1919年,随着慈善捐款的方式走入末路,麻省理工大学推出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他们允许本地公司赞助学校内部的特定实验室和项目。批评者认为,当企业把自己的触角伸进高校,是对知识自主权的一种“污染”。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后,美国政府成为了融资主力军,他们在全美范围内给予研究机构巨大的战时资金支持,而且在战后的数十年时间里,政府资助科研的范围和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七十年过去了,政府科研拨款这种趋势已经发生了改变:随着美国联邦预算的不断缩水,政府在科学研究里的投资创下了历史新低。根据爱荷华州大学免疫学家Gail Bishop透露,联邦政府拨款这种传统模式所募集到的资金,过去可以覆盖到25%到30%的科研,而现在,这一比例只有大约10%。

Bishop进行的研究,是试验一种新型纳米粒子,可以用来对抗癌细胞,而他的研究资金就是通过众筹的方式成功募集到的。同时他认为,依靠联邦政府拨款的科研资金方式非常专制,那些研究不仅方向要跟随政府意愿,而且也没人愿意承担风险。而且,绝大多数政府拨款基金都需要科学家先提供研究的概念认证,这对于很多从零起步的试验项目而言非常困难。“我们是为了做试验才募集资金的,”Bishop说道,“但搞笑的是,政府需要你先做试验,然后才能决定是不是给你拨款。”相比于耗时又麻烦的政府拨款融资模式,众筹非常适合一些小规模的研究,而且募集到的资金也完全可以覆盖一个研究项目所花费的成本。Bishop的生物医疗项目就是个例子,如果要等政府最终决定是否拨款,整个流程需要花费九个月时间,而利用众筹,Bishop在很短时间里就募集到了1500美元。

可是,虽然众筹是一种快速融资的捷径,但它也有缺点。政府拨款的科研项目虽然流程繁琐,但是经过层层把关,并且会对要求机构严格遵守规定,这些规定还可以作为重要的检查依据。但是众筹的科研项目可能会显得不那么透明,项目发起者如何使用资金也没有做详细的规定,这也就意味着一些图谋不轨的科学家或研究人员会不负责任的使用众筹募集到的资金,甚至会做一些不道德、甚至违法的研究。伯克利基金旗下对麻醉剂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研究是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进行的,他们要求研究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学术规定,这样就能保护那些愿意献身研究的毒瘾志愿者。

不仅如此,科研众筹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众筹的“众”字。因为通常而言,科学家从事的研究项目都非常重要,而且可能涉及到一些保密性的研究;而现在,他们需要像创业者那样,把自己的学术想法挂在社交媒体或众筹平台上面,这显然不太合适。因此,一些科研代理机构出现了,至少理论上,他们可以不像是那些单枪匹马发起众筹的科学家,而是一个更加系统、也更能保护知识产权的实体。上文提到的伯克利基金就是这样的机构,不过,大家都知道,人们之所以会在众筹平台上给伯克利基金投钱,并不是因为这家公司本身,而是那些站在公司背后的杰出科学家们。

显然,我们也不能把科研众筹给一棒子打死。举个例子,那些从事LSD麻醉剂研究的科学家们已经研究这个麻醉剂好几年了,他们的研究成果也发表在多个著名的研究期刊上。相信绝大多数给这个众筹项目投资的人,也非常认可这些极富名望的科学家,也相信该科研项目最终会接受行业审查。只要有相关制衡措施,一些“垃圾科学”就无法在众筹平台上成功募集资金,就像那些设计很差的产品无法实现自己的众筹目标一样。

“在科研领域里,众筹还不会马上取代传统的融资手段,”Kaiser说道。实际上,众筹给一些小规模科研项目提供了机会,尤其是一些无需涉及到设备和人员成本的理论研究,说不定以后,这种类科研众筹会变得越来越多。(快鲤鱼)

注: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版权持有者对所转载文章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