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好色也是人性 幸好我们还有王晶

24楼影院

这个世上大概只有王晶能够拍出童心未泯的低级趣味。说它是低级趣味又未免太低估他了。实实在在的,他是通俗,不是低俗。

现实世界的肮脏远比电影里面的人表现的,超出一万倍。而且不会有趣。

就说这两年的《澳门风云》系列,刚好我全部看了。王晶让周润发扮演一个装疯卖傻扮萌的赌神。

早就已经被封神的发哥,在王晶的电影里,玩得不亦乐乎。一会被打得鼻青脸肿卑躬屈膝跪地求饶,还流着哈喇子。一会跟满口四川话的机器人瞎扯淡,说到煽情的时候眼泪鼻涕一把抓。过气的网络段子,他也会拿出来用而且还用的花样翻新。逮着桥段就能套用,还别开生面。

一把年纪的周润发,演起老顽童很带劲。在电影院里一片欢乐祥和之后,果不其然,票房很好。

有一部叫《新少林五祖》的老片子我很喜欢,这部片子讲的是洪熙官的故事,李连杰扮演。洪熙官带着儿子讨生活。遇上了一对贼母女。扮演贼母女的女演员,就是凭借《桃姐》拿奖无数的叶德娴,还有娇艳可人的邱淑贞。李连杰和邱淑贞很搭配。

那句经典的“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就出自这片子。贼妈千手观音看似贪财好色,其实有情有义,为了保护一群小孩子,硬挺着装没事,多年后重看,还是觉得很感动。一搜索,发现居然是王晶自编自导。

别的导演谈人文谈艺术谈情怀谈社会。王晶只谈专业。对,这个世界上,专业才是最可贵的。

什么是专业?尊重剧本,保证出活,不吹嘘灵感。

比如那个《黄金时代》,哪怕得了金马奖又得金像奖,仍然改变不了赔本的事实。同样是一个导演许鞍华,小成本不文艺的桃姐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得了奖又卖座,没让老板亏钱,还赚了一些钱。

说句老实话,在香港娱乐圈这种基本上没什么文化的地方。王晶这种早期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的,算是地地道道的名校才子。有文化的人去拍通俗片子,没文化的呢,反而特别喜欢装有文化。

《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里的辛辣社会批判,简直是让人拍案惊奇。想当清官,要比贪官更狠更舌灿莲花。

王晶特别出名的两类作品,情色片和赌片,多少年风头无二。这个矮胖子也把它们拍出了另外一种味道。

很多貌似正经的人,谈情色而掩鼻。但是王晶的情色三级片呢!有一种恶趣味好玩的心态。其实这种情况跟明代文学的奇技淫巧是一个传承路子。小市民的闺房之乐,风流韵事,各种花样,人人私下津津乐道,但表面上还得假正经。

王晶的三级片很逗,时不时穿插着人间真情,比如最近那部《鸭王》,搞笑情色的空隙里,是说的香港底层母子艰难为生,顺带还对娱乐圈又直白讽刺一把,里面说那些昔日坐牢的吸毒的明星,后来还不是一个一个成了禁毒代言人灭罪大使。

至于他的赌片,风靡了华人世界,也代表港片风靡海内外。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男孩子青春期里,都少不了王晶一手打造的小马哥、扑克牌、刘德华、周星驰。赌神赌圣的潇洒派头,迷倒无数年轻人和女性观众。以至于到今天还能延续下去,继续拍《澳门风云》。赌博本身没什么意思,无非是输赢刺激人的贪欲,那一刹那的高度兴奋刺激人的内啡肽,变成一种上瘾的行为。我自己就去澳门旅行,赌过几把,飞快输了,闪人。真正有意思的,是王晶拍出了赌博者的种种形态。一如他拍出了好色的人性。

说他烂片太多,其实是一种偏见。他的片子十之八九能博得观众欢心,不然哪里来的票房。世界上只有两种电影,观众喜欢的,观众不喜欢的。至于得奖云云,那是圈内人的自我嘉奖,分猪头肉表彰的游戏。电影的艺术水平,是留给搞电影研究的人去玩味的。媚雅和媚俗本质上是一回事,都是谄媚。因为观众里面也有不同口味,因人而异,没必要贬低。

只说广义的电影,如果每年只有那么几部有艺术含量的,观众那么丰富多样的需求怎么办?何况很多自诩艺术水准高的片子,其实是自我感觉良好。

还是说回王晶这个矮胖子吧。王晶也拿过奖的,像是香港电影评论学会的编剧奖。凡事都有套路,拿奖也是。只不过有的电影工作者兴趣不在拿奖上。

(第一排右一)

迎合观众也不是一件随随便便想当然的事情,很多香港名导演北上,一败涂地。不是说你跪下了,观众就喜欢被你拜。王晶的片子越来越与社会同步,也因为他真的跟内地观众精气神接头了。

港片最具生命力的时代,就是荤素不忌土洋混杂来者不拒,什么元素都可以在导演里玩。至今坚持港人拍港片的,只是坚持了个皮毛。王晶反倒得其真意,运用自如。

世人尤其喜欢崇拜大师,瞧不上工匠。其实工匠才是日常生活的主体,大师是点缀,是一年一度的顶礼,然后丢在脑后。

我有一回看杂志上对黄秋生的访谈,里面夸王晶说,最重要的是,拍三级片的王晶养活了好多演员,给的片酬不高但从来不拖欠。“从来不拖欠”这五个字,在千奇百怪失信如吃饭一般普遍的电影界,那是极高的评价。说明这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人生在世,做事专业,不拖欠别人的钱,已经是顶尖境界。

其实我也极其喜欢李安,喜欢王家卫,喜欢徐克,喜欢许鞍华尔冬升胡金铨陈可辛等等一批人的作品。但我同样也很喜欢王晶的片子。

甚至我心想,幸好世上还有王晶,不然华语电影就实在是太寂寞太无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