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也有一位写心灵鸡汤的“汪诗人”

史太Long

文_吴钩


今天的中国人好读“心灵鸡汤”。鸡汤读物这种东西,以前也有。清朝时就有一本很出名的鸡汤读物,不过以中国人对于精神食粮的定位,不习惯叫成“鸡汤”,而是叫做“菜汤”。古人说,“吃得菜根,百事可为。”对了,这本著名的鸡汤读物,就是《菜根谭》。

《菜根谭》的问世有点戏剧性。话说乾隆五十九年,有一个叫“遂初堂主人”的匿名文人在某古刹借宿,从残经败纸中拾到一本残缺的《菜根谭》,翻开一看,里面全是金句,鸡汤味十足,所以就带了回家,重新整理校对,缮写成帙。“遂初堂主人”介绍说,这《菜根谭》残卷上写了著作者,叫洪应明,但“不知其为何许人也”。

洪应明

洪应明是晚明人,大约公元1596年前后在世,但《明史》无传,其生卒年月、生平事迹均不详,估计就是当时的一名小文人。明末藏书家冯梦桢对洪应明有一段极简略的介绍:“洪生自诚氏,幼慕纷华,晚栖禅寂。”意思是说,洪应明早年陷身红尘,追求功名富贵,晚年看破红尘,出身为僧。大约经历过汪国真那般的风光,也品尝过窦唯那样的落魄吧。《菜根谭》想来就是晚年洪应明思考人生的经验总结。一碗鸡汤,如果是用一辈子的人生悲欢炖出来的,那味道一定很不错。

但也有学者考证出,早在南宋的时候,就有一本《菜根谭》,作者是“江西诗派临川四才子”之一的汪革(真巧,跟汪国真同姓)。汪革善诗,人称其诗“骨力遒劲、警拔绝伦”,跟窦唯的歌有点像,跟汪国真的诗则风格完全不同。

汪革的《菜根谭》,并没有单独刊刻发行,而是附在江西汪氏族谱中。到了明代万历年间,才出现独立的刻本,出版时间大约比洪应明撰写《菜根谭》的时间还早十年。所以,洪应明版《菜根谭》说不定有抄汪革版《菜根谭》的嫌疑。

这段是否抄袭的公案咱们就不去管它啦,今天只来品品洪应明用了一生时间炖出来的鸡汤的味道。看过《菜根谭》的朋友,恐怕都得承认其“文辞优美,对仗工整,含义深远,耐人寻味”。跟今天流行的鸡汤读物不可比。《菜根谭》在清乾隆之后盛行一时,大概跟当时的文人精神受到创伤、需要心灵按摩有关。

作为一碗古典的心灵鸡汤,《菜根谭》还是值得一读的,至少比今天流行的鸡汤读物更有嚼头。当然,如果将《菜根谭》跟汪国真的诗歌搭配着读(于丹《论语心得》也可拿来混搭),就更点新风味了。下面就来混读几段——

《菜根谭》:“从静中观物动,向闲处看人忙,才得超尘脱俗的趣味;遇忙处会偷闲,处闹中能取静,便是安身立命的工。”

——啥意思呢?用汪国真格言来翻译吧:“我宁静,是为了让思想活跃/我活泼,是为了让精神宁静。”

《菜根谭》:“人之有生也,如太仓之粒米,如灼目之电光,如悬崖之朽木,如逝海之一波。知此者如何不悲?如何不乐?如何看他不破而怀贪生之虑?如何看他不重而贻虚生之羞?”

——嗯,这段话如果翻译成汪国真诗,就是这样子了:

假如你不够快乐也不要把眉头深锁人生本来短暂为什么还要栽培苦涩打开尘封的门窗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走向生命的原野让风儿熨平前额博大可以稀释忧愁深色能够覆盖浅色

《菜根谭》:“持身涉世,不可随境而迁。须是大火流金而清风穆然,严霜杀物而和气蔼然,阴霾翳空而慧日朗然,洪涛倒海而坻柱屹然,方是宇宙内的真人品。爱是万缘之根,当知割舍。识是众欲之本,要力扫除。”

——这一句还是可以翻译成汪国真诗:

只要春天还在我就不会悲哀纵使黑夜吞噬了一切太阳还可以重新回来只要生命还在我就不会悲哀纵使陷身茫茫沙漠还有希望的绿洲存在只要明天还在我就不会悲哀冬雪终会悄悄融化春雷定将滚滚而来

《菜根谭》:“败后或反成功,故拂心处切莫放手。”

——这一句可以翻译成汪国真格言:

“不要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打不起精神,每个成功的人背后都有苦衷。你看即便像太阳那样辉煌,有时也被浮云遮住了光阴。你的才华不会永远被埋没,除非你自己想把前途葬送。你要学会等待和安排自己,成功其实不需要太多酒精。要当英雄不妨先当狗熊,怕只怕对什么都无动于衷。河上没有桥还可以等待结冰,走过漫长的黑夜便是黎明。”

《菜根谭》:“遇欺诈的人,以诚心感动之;遇暴戾的人,以和气熏蒸之;遇倾邪私曲的人,以名义气节激励之。天下无不入我陶熔中矣。”

——这一句呢?还是用于丹阿姨的话来对译更加有趣:“让自己成为一个使他人快乐的人,让自己快乐的心成为阳光般的能源,去辐射他人,温暖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