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全世界最大的飞地制造商

异见

文/西门吹雪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庙都跑不了,土地还会飞不成?莫非刮沙尘暴!嘿,有一种土地飞起来可比沙尘暴厉害多了。比如克里米亚半岛,在前苏联时代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飞地(与俄罗斯陆地不接壤),1954年,为纪念乌俄合并三百周年,大当家赫鲁晓夫一喝高,将克里米亚从俄罗斯的一个州划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理由是“鉴于克里米亚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经济上有共同性、地域接近、经济和文化关系密切。”这才过了一个甲子(60年),普大大翻脸不认账了,先是军事入侵,后又“全民公决”,重新把克里米亚要了回来,克兰米亚再次成为了俄罗斯的飞地。对此,普大大振振有词:“克里米亚过去以及现在都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部分。“

飞地确是一块充满变数的土地。学术解释是“在某个地理区划境内有一块隶属于他地的区域”。我的解释是,你的馅被别人包了饺子,或者说你从别人碗里抢了一筷子菜。飞地的形成绝非偶然,有些是政治或行政力量使然,有些是军事冲突导致,也有些是经济发展的需要,甚至夹杂着民族和宗教因素。总之,没有谁会大方地将自己的老婆孩子拱手相让,也没有谁愿意在卧榻之侧容他人鼾睡,国际关系跟邻里关系一样,恩仇交织。

全世界的飞地很多,有国与国之间的,有省与省之间的,甚至村与村之间的,捡重要的说一下吧。

以克里米亚为例,俄罗斯黑海舰队总部就位于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市,是俄罗斯控制黑海、突入地中海、大西洋的一处战略要地。乌克兰新政府试图脱俄入欧,俄罗斯自然芒刺在背,况且俄罗斯族人占克里米亚居民的绝对多数(58%),有着叛乌入俄的群众基础,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事实上,克里米亚的历史影响不亚于现实意义,因为它至少间接造就了三大块飞地: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冷战时代的西柏林、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州。

阿拉斯加——北极熊的赔本买卖

1867年,美国以720万美元的价格从沙俄手里买下了面积约152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岛,折合单价每平方公里4.7美元,这个价格创下了世界土地交易史上的最低,记录至今未破。

阿拉斯加本是沙俄在北美大陆的一块飞地,毗邻英属加拿大,与俄国本土隔海相望。作为向来吃土不掉渣的“葛朗台”,沙俄为啥愿意和有钱任性的美国商人做这样的“赔本买卖”呢?说来话长,终究是因为克里米亚这个烫手山芋。

由于沙俄在1850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中遭受英法联军的重创,国库消耗殆尽不说,其在美洲的飞地——阿拉斯加还有可能落入英国之手,再加上沙俄在阿拉斯加也没油水可捞了(北极熊皮给扒得差不多了),所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急于把这个鸡肋转手给美国人。为了让美国人觉得物有所值,俄国人甚至还花了10万美元贿赂新闻记者和政治家,让他们说服美国国会“慷慨解囊”。

风物长宜放眼量,后来看,俄国这一买卖赔大发了。从1897年开始,阿拉斯加相继发现了丰富的金矿和石油资源。进入20世纪,阿拉斯加又成为太平洋间航空线路的中转站。二战后,阿拉斯加成为了美国的战略武器部署地,导弹直接瞄准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俄罗斯。在北冰洋资源和航线日益受重视的今天,阿拉斯加这块远离美国本土的飞地又让山姆大叔具备了插手北极事务的资格。

对于阿拉斯加,普大大说不出对克里米亚那种硬话,毕竟美国不比乌克兰。俄罗斯算是“赚钱”买了个教训:国家、领土、主权,永远是无价的,无论谁想拿这个做买卖,谁就注定要亏得一塌糊涂。因此,现在有些飞地虽小,想要易主却是万难。

西柏林——一片孤城万仞山

西柏林是一块业已消失的飞地,面积480平方公里,存在的最后时间定格在了1989年11月9日。

二战后,柏林被分割成了东柏林和西柏林,东柏林属于东德,西柏林由美英法三国共管,以飞地的形式孤立于社会主义东德的红海之中,距西德领土最近的地方也要180公里。随着东西方阵营的形成和冷战的升级,西柏林无形中成为了西方盟国安插在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中的钉子户,拆迁队长苏联当然不干了,欲拔之而后快。1948年4月1日,第一次柏林危机爆发,东德政府和苏联军队开始封锁西柏林。

这不是愚人节玩笑!当时的西柏林仍处于战后重建状态,百废待兴,除了饮用水,其他物资都要从外界引进。拆迁队分明是想关门打狗,要把一个拥有220万居民,依靠东德地面通道与西方世界维持经济联系以保证正常运转的西柏林变成一块死地。

面对苏联的军事封锁和威胁,盟军既不准备打仗也不准备撤退,而是调动强大的空中运输力量,24小时不间断地向西柏林空投一切所需的生活物资。在被封锁的近一年时间里,平均每天有599架次运输机飞往西柏林,运抵物资总量达232万多吨,总耗资224亿美元。

这一幕是不是跟抗战期间美军援华的驼峰航线很像。事实上,西柏林空运行动的指挥者也正是当初驼峰空运行动的组织者——美国空军中将威廉·藤纳。

苏联为什么围而不攻呢?道理跟现在美国不敢军事干涉克里米亚危机一样,对方手里有硬家伙。当时的苏联还没有制造出原子弹,而美国已经在日本打了两次广告,威力大家也都见到了。想打,你试试看!美国人不是没有准备,他们已经向英国运送了一大批B29型大型轰炸机,这些轰炸机都带有原子弹。苏联人很清楚,一旦盟国的空运飞机遭到攻击,美国的大型轰炸机就会从英国起飞,进行报复性的反击,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美国这么强大,为什么没有反咬苏联一口呢?一来,打仗是要花大钱的,战后的欧洲百废待兴,任何一个国家都无力再打一场新的世界大战。通过《租借法案》,美国已经为欧洲盟国输了不少血了,再补贴,地主家也没余粮了。二来,东欧各国在苏联的操纵下纷纷落入共产党之手,法意等西欧国家的共产党势力也相当强大,柏林危机搞不好就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到西方世界。所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还是采取了克制态度,以强大的军事和工业为后盾,跟苏联玩起了消耗战、持久战。

柏林危机导致了两大后果:一、促成了美国援助欧洲复兴法案——马歇尔计划的快速实施,二、成为了西方国家政治军事同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建立的重要推手。眼见形势不妙,苏联人决定不玩了,1949年5月,西柏林地面交通封锁被解除。作为冷战的第一个高峰,第一次柏林危机终没酿成大祸。

这么说来,苏联人狗肉没吃成还反惹了一身骚。非也,苏联人利用柏林危机玩了一把声西击东,把美国人拖在了欧洲,为中国共产党的上位提供了有力的战略支持。48/49年,内战正酣,国共双方为争夺中国的领导权先后展开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在此一决雌雄的关键时刻,美国人对战局的干预力度决定了未来中国的命运走向。通过策划柏林危机,苏联人实现了其在东方的战略意图,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格局。

一个小小的西柏林竟然让政治家们动了那么多心思,也差点让全世界人民遭受一次无妄之灾,而这一切的源头还是跟克里米亚有关。克里米亚半岛上有个城市叫雅尔塔,1945年二战结束前夕,盟国三巨头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在此签订了决定未来世界命运的《雅尔塔协定》。直至1989年冷战结束,雅尔塔体系主宰了世界整整40多年,西柏林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棋子而已。

加里宁格勒州——波罗的海之矛

加里宁格勒州被波兰、立陶宛和波罗的海包围,与俄罗斯本土并不相连。从加里宁格勒到华沙距离为400公里,到柏林、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的距离均在600公里左右,反正出国都比去莫斯科近。

跟西柏林一样,加里宁格勒州飞地的形成,也与在克里米亚签订的《雅尔塔协定》脱不了干系,因为这里曾是德国的领土,属于东普鲁士的一部分。里宁格勒州和克里米亚半岛很类似,这里是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不折不扣的军事要地,但在地理位置上,加里宁格勒州离俄罗斯本土更远,盖因前苏联解体所致。

随着波兰和立陶宛加入欧盟,加里宁格勒州的居民要想通过陆路前往俄其他地区不得不申请欧盟签证,俄罗斯的货物要过境立陶宛、波兰,必须接受两国海关的全程监管。要命的是,加里宁格勒州自然资极度缺乏,工厂所需百分之九十的原材料主要靠铁路和汽车从俄罗斯本土运进,而百分之八十的电能都来自俄罗斯本土,简直就是当初的西柏林的翻版。

由于欧盟签证政策对俄罗斯非常严苛,俄罗斯方面建议仿效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西柏林和西德其它地区间实行的无签证制度,但这个建议被欧盟无情的否决了——记着仇呢!而经波兰和立陶宛开设连接加里宁格勒与俄本土的运输走廊的建议也被波立两国否决。波兰人是心有余悸,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强迫波兰开设连接东普鲁士和德国本土的运输走廊,苏联人在二战期间伙同德国瓜分波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立陶宛认为这不科学,他们无法想象把某条铁路或公路留给俄罗斯人专用。虽然大家以前都在前苏联的一个锅里搅马勺,但时代不同了,“亲兄弟”也得明算账。俄罗斯吞下加里宁格勒州这块肥肉时,绝然没想到陷入和西柏林一样的困境。

邻国的阻隔,加上军事化严重,加里宁格勒州一度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失业率高居不下,很多年轻人选择离开。八卦一下,普大大前妻柳德米拉也是加里宁格勒人,第一夫人回娘家都不方便,普大大的脸往哪搁啊!于是,加里宁格勒被辟为经济特区,以税收优惠鼓励外商投资,新的国际机场也被建成,成为可以通航英、德、意、西等欧洲主要国家的十个俄罗斯城市之一。对了,这里还是俄罗斯四个赌博合法化的地方之一。据官方蓝图,加里宁格勒州要建成俄罗斯的小香港、小拉斯维加斯。

加里宁格勒州重新焕发生机,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这里的港口和军事存在。加里宁格勒港是俄罗斯在波罗的海仅有的两个不冻港之一,另一个是彼得堡。2008年11月,当时的俄总统、普京的好基友梅德韦杰夫表示可能会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作为对美国可能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反导系统的回应。鉴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9月17日宣布放弃在捷克和波兰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亦撤销了之前的打算。

由此可见,飞地也不都是孤子,有时会是矛头。

俄罗斯(包括苏沙俄和前苏联)造就的飞地还有很多,网上甚至有位于蒙古国西北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现俄罗斯联邦图瓦自治共和国)也是中国的飞地一说,但至少在解放前后的地图上我没看出来。虽然《雅尔塔协定》造成了外蒙古与中国的永久分离,但早在1944年,唐努乌梁海地区就已作为“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并入前苏联。中央政府对该地早就失去实际的控制,飞地不飞,只是曾经桑叶上的一颗露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