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亲手打掉的七只“大老虎”

勇哥读史

毛泽东对党内出现的腐败现象深恶痛绝。1949年3月5日,全国解放在即,他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做报告,预示“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之后,他又反复提出“反贪污浪费一事,是全党一件大事”,要求“必须严重地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主张严惩腐败现象,“应把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看做如同镇压反革命的斗争一样的重要……直至枪毙一批最严重的贪污犯,才能解决问题。”

毛泽东曾亲手打掉谢步升、唐达仁、左祥云、黄克功、肖玉壁、刘青山、张子善等七个“大老虎”。

刘青山和张子善大家都比较熟悉,这里只简单介绍一下新中国历史上的这两个大“名人”。建国后,因居功自傲、贪污腐化,刘青山和张子善堕落成犯罪分子。建国后向中共党内腐败行为开的第一刀,杀的就是身居高位的刘、张两人,曾震惊了全国。

谢步升则是我党反腐败历史上枪毙的第一个“贪官”。此人当过江西瑞金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他利用职权贪污打土豪所得财物,偷盖临时中央政府管理科公章,伪造通行证私运水牛到白区出售。为了谋财,他秘密杀害了八一南昌起义南下部队的一名军医。

毛泽东时任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他听到谢步升的犯罪事实后,马上表示:“谢步升案我听说一点。这样的人必须调查处理。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

1932年5月9日,谢步升被执行枪决。

1933年夏的一天,中央工农检察部收到一封匿名举报,称瑞金县苏维埃浪费现象异常严重。部长何叔衡下令开展调查,掌握了瑞金县苏维埃会计科长唐达仁等人贪污的证据。1933年12月28日,毛泽东主持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会议,听取中央工农检察部关于瑞金县苏维埃贪污案的汇报。会议决定,瑞金县财政部长蓝文勋撤职查办,会计科长唐达仁交法庭处以极刑,并给予县苏维埃主席杨世珠以警告处分。

1934年1月4日,《红色中华报》第140期公布了这一处分决定。决定称,唐达仁吞蚀各军政机关交来的余款,群众退回公债、谷票等款,变卖公家物件和谷子,及隐瞒地主罚款等共34项,合计大洋2000余元,决定将唐仁达交法庭处以极刑,并没收其本人的财产;蓝文勋隐瞒唐达仁的贪污案件,有放纵犯罪的重大嫌疑,予以撤职查办。

1937年10月,在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发生了一起震惊陕甘宁边区、影响波及全中国的重大案件。时任红军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第六队队长的黄克功,因逼婚未遂,在延河畔枪杀了陕北公学学员刘茜,由一个革命的功臣堕落为杀人犯。此事发生后,在边区内外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在国统区,国民党的喉舌《中央日报》则将其作为“桃色事件”大肆渲染,攻击和污蔑边区政府“封建割据”、“无法无天”、“蹂躏人权”。

黄克功在1927年就参加了革命,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和两万五千里长征,在二渡赤水的娄山关战役中立过大功。他幻想党和边区政府会因为他资格老、功劳大,对他从轻处罚。他还写信给毛泽东,除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忏悔外,请求法院念他多年为革命事业奋斗,留他一条生路。

收到爱将黄克功的信时,毛泽东流泪了。时任抗大副校长的罗瑞卿平时很器重黄克功,认为他出身贫苦,工作有才干,很能打仗,而且又年轻,在黄克功被关押之后,还去看过他一次。但是,在情与法之间,在感情与大义面前,毛泽东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并请雷经天在公审会上宣读了给他的信,称虽然“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理应“处他以极刑”。毛泽东还提醒“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戒”。

1933年,为筹建中央政府大礼堂和修建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检阅台、博生堡、公略厅等纪念物,中央苏区设立了“全苏大会工程处”。中央政府总务厅任命左祥云为主任。左祥云与总务厅事务股长管永才联手贪污工程款,经常大吃大喝,还强迫群众拆房,随意砍伐群众树木。

收到群众举报后,中央开展调查,发现左祥云在任职期间有勾结反动分子,贪污公款246.7元,并盗窃公章,企图逃跑等行为,犯有严重罪行。毛泽东责令中央工农检察委员会一定要将民愤极大的左祥云一案查个水落石出。1933年12月28日,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人民委员会会议,讨论了左祥云及总务厅腐败案件。1934年2月18日,对左祥云执行了枪决。

肖玉璧身经百战,战功赫赫,身上留有90多处战斗伤痕,曾是红军中的英雄人物。1940年,正是陕甘宁边区经济最困难的一年。9月13日,毛泽东去中央医院看望住院治疗的干部战士。当他看到病榻上的老战士肖玉璧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时,心情十分沉重,便问医生:“我们的这个老战友患的是什么病啊?”医生回答:“肖玉璧的病,从外表看是百病缠身,其实非常好治,只要给他吃一个月饱饭就行了。”

当时,边区物资严重匮乏,为保证毛泽东身体健康,中央特批给他每天半斤牛奶,凭证领取。看到肖玉璧的样子,毛泽东当即决定把自己的取奶证转送给肖玉璧。就这样,肖玉璧很快恢复了健康。肖玉璧出院以后,组织上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安排他到清涧县张家畔税务分局当局长。

肖玉璧利用职权之便,贪污受贿,并采用多收少报的方法欺瞒上级。后来竟发展到把根据地奇缺的粮油卖给国民党部队,引起极大民愤。

事发后,肖玉璧潜逃了几个月,最终被捕。边区政府依法判处肖玉璧死刑,他不服,直接写信向毛泽东求情。毛泽东对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说:“你记得我是怎样对待黄克功的吧?这次和那次一样,我完全拥护法院判决。”

1941年底,肖玉璧被执行枪决。1942年1月5日的《解放日报》就此发表评论:“在‘廉洁政治’的地面上,不容许有一个‘肖玉璧’式的莠草生长!有了,就拔掉它!”

微信公众订阅号:yongged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