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之女:红二代说法不公平

法制晚报

76岁的耿莹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涂着红指甲和唇膏,谈起话来神采奕奕。

耿莹,开国上将、原国务院副总理耿飚的长女,现任中国华夏文化基金会理事长,今年76周岁。几天前,耿莹女士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采访。

她言语犀利、逻辑严密、视野开阔,除谈及自己和父亲的历历往事之外,更对于当前的反腐斗争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耿莹表示,当官就一定不能看利忘义,要权就不能要钱。有些官员克制不了自己的欲望,纷纷落马成为金钱的奴隶。

谈到“红二代”这个词,她说,这对我们来说不公平。我们这群人从小就被人家特殊化,其实我们并不特殊。外界应该更为平等地对待我们,不管是“几代”。

谈父亲

他给了我桀骜不驯的因子

在我2岁的时候,父亲把我从保育院接出来,把我放在战马的马袋子里装着,还有一次居然把我遗忘在战壕里。

法制晚报:能讲讲你小时候随父行军的事情吗?

耿莹:我并不聪明,从小就很笨。小时候,家里人还给我起了一个小名叫“大笨”。说我笨,大概是我和弟弟、妹妹比起来显得不够玲珑吧!但是我从来不计较什么,喜欢“让”和“退”。

我觉得人笨点好,想问题总是想的都是特别笨的问题。

在我2岁的时候,父亲把我从保育院接出来,把我放在战马的马袋子里装着,还有一次居然把我遗忘在战壕里。后来父亲认为行军打仗带着我太危险,就找了一个老乡把我放在他家里寄养(语言停顿,声音开始哽咽)……在我心里头,父亲是善良伟岸的,就像一棵参天大树。

他给了我所有的爱、所有的呵护和所有的教育。他除了把DNA给了我之外,也把性格遗传给了我,我血液里流着他的血,有他性格里的爱憎分明,桀骜不驯的因子。

谈“红二代”

这个词对我们不公平

“红二代”这个词,对我们来说不公平。我们这群人从小就被人家特殊化,其实我们并不特殊,外界应该更为平等地对待我们。

法制晚报:近一段时间以来,“红二代”们比较集中地发声。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耿莹:诚如你所言,我也注意到现在很多人称呼我们为“红二代”。我是这样认为的,父亲那一代人的光环始终属于他们自己,别人想抢也抢不走,这是客观存在的、是事实。

作为子女,父辈的光环与我们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既然是光环就一定会照到我们身上啊!这有什么办法呢?

耿飚姓耿,我自然也姓耿,我身上流淌着耿飚的血液,遗传着父亲的DNA ,这不是我能选择的。

换一个角度讲,父亲对我的栽培和教育和其他中国家庭子女一样:父母肯定爱自己的子女,子女也当然对自己的父母深深热爱。能说我是他女儿,我就有功劳,就了不起了吗?不能!

我和父亲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体,其实我愿意在农民家里当一个小女儿,那样不也挺好?但是事实已然是这样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多的责任和使命在里面。

“红二代”这个词,对我们来说不公平。我们这群人从小就被人家特殊化,其实我们并不特殊。外界应该更为平等地对待我们,不管是“几代”。如果我做错了,外界要指责我,我没话说,因为我做错了。

我们和普通人一样,深爱自己的父母,热爱自己的祖国。

谈强力反腐

当官就不能想赚钱

你必须做出选择,要钱就去奉公守法的挣钱,当官就一定不能看利忘义,要权就不能要钱。

法制晚报: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习主席提出了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理念,与此同时对腐败开始强力肃清。您怎么看待中央目前的治国理念和反腐力度?

耿莹:国和家有各自的规则,个人也有个人的规则。在传统上我们就称为“方和圆”。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方和圆,就会为所欲为。我们国家几千年来制定了很多法和律,但总是有些人想利用权力冲破它,寻求游戏规则之外的自由。

什么叫自由?要给自由下定义。无法无天不叫自由,不管有没有拥有权力,都必须遵守法律规则,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谁都有欲望。没有法律保证的自由经不起历史推敲,只有在法下,人才有规矩,有方圆。

虽说中国目前不差钱,但是富和贵是两回事儿。30年的改革开放,一枝花独秀,这一枝花就是经济花。然而这个“富”必须要在规则之下才显得尊贵,我们不能总当土豪,最终还必须赢得世界的尊重,中国才能显得“贵”。

像山西的煤矿,世界有名,这些都是金子都是钱。有些官员克制不了自己的欲望,纷纷落马成为金钱的奴隶。造成这些的原因根本还在教育上,对党员干部的教育上。

你必须做出选择,要钱就去奉公守法的挣钱,当官就一定不能看利忘义,要权就不能要钱。

谈新闻工作

爸爸拒绝了江青的要求

有一次,江青拍了一些非常没有新闻价值的照片,要求登在《人民日报》或者《人民画报》上,爸爸当即就拒绝了她。

法制晚报:作为长期在新闻舆论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国家领导人子女,您对目前新闻界和新闻从业人员有什么建议?

耿莹:爸爸分管《人民日报》的时候,多次拒绝刊登江青、“四人帮”等人严重违反组织程序的文章。

有一次,江青拍了一些非常没有新闻价值的照片,其中有一部分甚至就是她自己的生活照片,要求登在《人民日报》或者《人民画报》上,爸爸当即就拒绝了她。

后来,江青把我爸爸告到周总理那里,总理就把爸爸叫去,问有这回事吗?爸爸说有啊。

总理说,耿飚你胆子不小啊!爸爸回道:“总理,《人民日报》是登人民文章的,要刊登追求真理的文章,不能太随意,她江青的这些东西可不是。”总理一听,微笑着点了点头。

通过很多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事情,我也逐渐对新闻界熟悉起来,有很多新闻界的朋友。

首先,我认为新闻本身应该是有立场的,这个是最基本的态度问题。当然更重要的还有两个因素,一个是职业素质,一个是新闻理想。

任何行业都是这样,在拥有职业素质之前首先要学会做一个有良好道德素质的人,这是前提。新闻记者如果拿钱就说话,不顾事实、不顾真相,那么这样记者是没有职业道德底线的。

一个以新闻理想为追求的新闻记者,应当以不断索取真相、报道真理为毕生追求。当然,索取真理过程一定坎坷但肩上责任重大,为了真相应该努力探索、百倍小心、万分勇敢。稿件统筹/朱顺忠文/深度记者陈威

耿飚同志生平

1909年8月26日生于湖南一户贫苦农民家庭,13岁到铅锌矿当童工,积极参加工人的罢工斗争,1925年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8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9月,率领游击队参加红军。1948年5月任华北军区第2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率部参加平津战役、太原战役、宁夏战役。

1950年初,被调到外交部工作。1971年1月起,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

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粉碎了“四人帮”,耿飚当晚奉党中央之命,到中央广播事业局掌握了被“四人帮”长期控制的广播电台、电视台。他在担任中央宣传口负责人期间,为消除“四人帮”在宣传舆论战线的破坏和影响做了大量工作。

1978年3月,任国务院副总理。1979年1月,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秘书长。1981年3月任国防部长。1982年5月任国务委员。2000年6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