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被连环计拖入借债深渊 误信投30万赚300万

北京晚报

看着小屋里满地的书法、银币,这转手就能升值,且本身价值30多万元的藏品,反而让彩琴(化名)老人背了一身的债……

当初销售人员一再承诺“升值空间巨大、以最快速度赚取最大收益”,可我被蒙了……一说起这件事儿,老人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和悔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这些只能看,不能用的“宝贝”不止一次让走投无路的老人动过轻生的念头。

健康和备足养老资金是大部分老人最切身的问题,这也恰恰成了套钱者关注和下手的节点,一环连一环的计谋,让希望养老金有所升值的老人们陷入了借债深渊。

第一计:共同利益

你一套我一套

套住老人

75岁的彩琴阿姨曾是一名从教多年的教师。谁也想不到她会为买收藏品而上当受骗。

老人回忆,2013年老伴离她而去,正在人生低谷时,某文化公司工作人员打来了电话。

老人当即表示因为老伴久病欠下8万元,根本没有闲钱买收藏品。可那工作人员反而更加热情,“投30万,能赚300万,且藏品很快就能出手……”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最终说服老人上门一看。走进位于朝阳门的写字楼,对这家公司的印象是“高大上”。精选制成的奔马银锭是对方介绍的第一件藏品,虽然反复申明“购买后产品升值空间巨大”,但老人没有动心。工作人员又将老人带到角落小声说,“我也想买,但是公司不允许,以您的名义申请两套,您一套我一套……”。既然工作人员都买了,还有什么顾虑。老人以每幅7600元的价格为自己和工作人员各买了一套。

第二计:名人效应

“启功第二”

增高藏品价值

去年3月,艺术公司以打造第二个启功的理由再次吸引老人来到公司看作品。一进门,工作人员就急匆匆地拿来了林再成的一幅精品书法,“这作者未来一定不可限量,我们公司正在全方位打造他,马上就会成为第二个启功”。

启功是众人皆知的大书法家,“启功之二”的信息一下子吸引了她。见老人拿作品看了半天,工作人员趁势说:“作品正在外地巡回展览,全国各地有很多人都想买,非常抢手,您再犹豫可能就买不着了,咱们最好趁热打铁,您尽快交钱,我马上把作品给您从外地调取过来。”两个多小时的介绍,在工作人员反反复复地鼓吹下,老人最终鼓起勇气再次借钱买下了两幅“潜力无限的书法”。

第三计:垫资销售

垫付3000

能最先出手

快3个月过去了,老人一直焦急地等着手中藏品出手的消息。此时,文化公司的电话再次响起,第三次推销王振宇和吴福春两人的书法。

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说,这回的作品很有潜力,公司看到了绝好的商机,所以决定每幅作品为客户垫付3000元,也就是说,作品原价9800元,现在6800元就可以买到。

“您想啊,公司在这两幅作品上垫付了一大笔钱,当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帮大家出手。”,这么大的便宜,诱使老人购买了两幅王振宇的书法和一幅吴春福书法,套取2万多元。

第四计:高调展示

酒店发布

服下“定心丸”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彩琴老人的心里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但后来在凯宾斯基酒店举行的一次大型发布会彻底给她吃了“定心丸”。

去年7月,工作人员再次向她推销和田玉玺,价格19800元,“他们说这个藏品很抢手,有人申请购买20套,一套也没批。这回让我申请五套,全批了。”但这是从其他客户手中买到的玉玺,没法再为老人分担,货款必须老人单独付。“我哪有钱买五套啊!”正在老人心里打鼓时,公司让她参加了一场发布会,“那阵势很大,布置豪华,还有印玺制作技艺传承人现场讲解,我一看也就信以为真了”。

第五计:买一套一

新老配套

出手赚大钱

有了和田玉玺,还要有书法作品配套才能卖出高价。这一次,工作人员使用了“买一套一”的手法。

“这幅冯大彪的书法作品您必须买。”电话一来,彩琴阿姨一头雾水。原来是因为上次买的和田玉玺上有冯大彪的题字。“玉玺和书法作品搭配在一起才好卖,才配套”,为了赢取信任,工作人员告诉老人,她自己也买了玉玺和冯大彪书法,“您手中作品上的编号和我的编号是连在一起的,以后咱俩就能进行组合,优先出手拍卖能赚大钱”。最终,为了玉玺配套,老人再次购买4幅书法作品,每幅9800元。

第六计:办卡套现

想卖藏品

请办会员卡

“为了买这些东西我四处借钱”,可接二连三的购买让秀琴阿姨心里越来越不踏实,一边想着不能再买新藏品了,一边盼着手里的东西升值,焦急地等着公司能有出手的消息。

这时,工作人员频繁电话催促面谈,鼓动老人办理“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的钻石会员卡”。“办张卡,能帮助您尽快运作手中的藏品”,工作人员说,办卡不需要钱,但需要花19800元买一幅黄信驹的画,如果不办卡,以后藏品卖不出去就不能怪公司了。

为了尽快出手,老人无奈只得东拼西凑办了会员卡。可这一次,彩琴阿姨已经明显感觉到事情不大对头,于是致电南交所询问,工作人员表示南交所从来没有出过会员卡。事后,工作人员承认这是公司自己的卡。

第七计:加价增值

老藏品加价钱

换来新藏品

事情并没有终止,老人最后一笔交易几乎是在被逼迫之下进行的。“那是王振宇手卷,工作人员打电话推销,我就说实在没钱买了,可他们说 千金难求 ,并建议用建国玉玺兑换王振宇手卷,还说经过这几个月,建国玉玺从每套19800涨到了26800元,再加4万元。就可以换5套手卷”。

本来想去看看,可谁知老人一到就被带进了小单间里。“我没钱了,他们让我打电话借钱,借不到钱,工作人员就拿来一张白纸,让我写下字条,说明第二天送4万元。”那天直到天黑,老人签字画押后才得以离开。

这时老人才明白,销售人员每次的说服,是紧紧相扣连环计,“为了让这些东西早点出手,也就无法停止,等明白过来时,已太晚了”。

至今,老人虽然腿脚不便,仍每天奔波在向各种法律机构咨询求助,希望能早点要回成本,把30多万元还给亲朋好友,“我一辈子都很守信用,可现在每月退休金只有5000多元钱,什么时候才能把欠人家的钱还上呐”。

律师提示

录音录像防范连环中招

北京律维银龄研究与服务中心律师卢明生表示,老年人参加讲座难免会遇到一些陷阱。为降低风险:首先用随身手机或其他设备进行录音录像,如果是骗局,则为日后维权留下证据。

当发现受骗时,先清理相关凭证、单据和对方宣传资料,在此过程中,可寻求法律援助机构的帮助,并适时报警。(记者 兰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