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老兵竟有这么强的军事素质!比现在士兵强太多了

铁血军事

老兵的军事素质的确让我们汗颜

今天整理家中杂物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父亲青年时代在部队的一些照片。睹物思人的同时,也让我回想起许多我见识过的老兵,他们当年对于曾经为之奋斗的国防事业,虽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但从他们的军事素质来看,也能让我们非常敬佩,曾经年轻的他们在训练场上,是如何把“参军光荣、保卫祖国”的口号转换为战斗力的。

父亲是1958年大专毕业参军的老骑兵,刚刚入伍不久就参加了1958—1960年的青海平叛作战。父亲的战友中,有不少在作战过程中负伤和牺牲的,父亲虽然毫发无损,但在后来几十年的和平生活中,总是无数次地想起当年一同参战、并在作战中牺牲和负伤的战友们。

(50年代,身着55式军服的中国军官和士兵。图片来源——网络)

我的岳父曾经是我父亲的部属,父亲佩戴中尉军衔的时候,我的岳父是一名下士卫生员。他是1963年入伍的,刚刚参军不久就赶上了我军历史上非常有名的1964年大比武。当年他虽然曾一度是卫生员,但其军事素质比起战斗班里的战士毫不逊色,曾夺得“刺杀能手”和“神枪手”的称号。现在我军刺杀训练仍没有全面恢复,对于他们那些老兵的刺杀技能无从比较,但当年想获得“神枪手”称号,是要在400米距离上射击头靶而且要做到5发4中的啊!我们现在使用普通步枪在200米距离上射击头靶并且有这么高的命中率,有几人能够做到?

90年代中期,我在基层连队当连长(副连代正连),那时我即将结婚。我岳父带车去北京出差时,我老婆也顺便一同乘车去部队看我。他们到部队的时候,正好遇上我们连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于是我岳父兴致勃勃地看了我们连队射击过程。连队全体人员射击完毕后,我请他也来“体验一下”,他欣然上前。当时我给他准备的是56式班用轻机枪,一是因为对这种武器我特别熟悉,射击成绩也非常“拿得出手”,二是这种武器一弹盒100发子弹,也能让他老人家过过枪瘾。为了保险,我亲自给他当副射手。

我岳父虽然没有使用过56式轻机枪,当年他在部队只是打过53式轻机枪,但他把56式轻机枪持握手中的时候,眼里立刻迸发出一股犀利的杀气。他右手持枪支地的时候,就像老机枪手那样把轻机枪脚架向前贴地一推,双手握拳撑地迅速卧倒,右手握住机枪握把,左手随即很自然地掌心向上伸向左后侧(这是等着副射手给他递弹盒的动作)。我略有些吃惊,没想到他老人家的射击动作这么娴熟!我也马上卧倒,从弹链盒袋中取出实弹盒递到他的左手中。

虽然他是第一次打56式轻机枪,但他的操枪动作丝毫不显生疏,在我的小声提醒下,他顺畅地将弹盒固定在枪身、打开保险,抽出弹带装入枪膛、拉枪机推子弹上膛、关保险、装定表尺分划,然后再打开保险、瞄准100米外的胸环靶。他的射击频率非常有规律,“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射击过程全部是两发、三发的短点射……直到100发子弹全部打光。

射击完毕后,我让一个战士把靶牌扛过来,大家一看,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胸环靶10环中心被掏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9环、8环的靶圈内也是弹痕累累,已经没有糊靶的必要了!我们将这个报废的靶牌直接扔掉了。(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当时我们连队使用的是用纤维板制做的靶牌;如果用的是后来全面推广的塑胶靶牌,还能将就着用)

老人打了“新式武器”之后,又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聊了当年投弹训练的事。我让战士拿一枚教练手榴弹过来,老人一扬手就是60米开外。把我们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今的军人们,或许是由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导致“身边的现状很无奈”,人们越来越浮躁、越来越不安于本职。爱军习武的口号喊得多,真正落实的却是少之又少。虽然军人体育训练达标喊了很多年了,但每年年底考核的时候,仍是弄虚作假成风。肚子越大、考核成绩反而越好;真正军事素质好的,丝毫显不出来,导致军队军事体育训练水平呈现恶性循环状态。

基层如此,那么高层就会好一些吗?结论恐怕更不容乐观。

中美军事交流,我们的将军们登上美军航母时,就有中国将军惊呼:“这‘鸡翅膀’咋是断的?”(他看到的是美军航母上的折叠翼飞机);中俄军事交流中,我们的将军们普遍搞不清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的区别。

是这些中国将军智商低吗?绝对不是!这是因为他们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我们有的将军说:“谷××只想着发财,开会发言只会念稿子,离开稿子就不会讲话了。”那么这真的是极少数的现象吗?

最后,想起了蒙哥马利元帅1964年访问中国之后的体会——千万不要和中国军队在地面交手!

当年,我们的前辈给西方军人留下了这样深刻的印象,现在的我们又应该如何去做呢?

作者:毛奇的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