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中国的外国艺人:用香艳表演吸睛

网易

他们来自海外,漂流在中国,行走在北京、上海、广州、合肥等城市间。穿梭在夜店、剧场、城郊公园的大棚之中。就像很多中国“艺人”去外国表演淘金一样,许多外国艺人在中国城市间穿梭赚钱。然而他们中除了一部分人能够通过大的艺术团体进入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剧院巡回演出外,更多的国外艺人穿梭在夜店、公园大棚等场所谋生。

奥利伽靠在化妆间门外休息,后台空间狭小,几个人就显得拥挤。奥利伽出生在巴西,却在俄罗斯长大。

化妆间,一个女孩用看书打发时间。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使得这些女孩在中国的日子有些无聊。

后台通道里,帕娜一副陶醉的样子。她在模拟演出,让同伴拍照留念。

奥利伽和玛菈对着镜子摆出一副妖媚的样子。一晚演出三场,分当不同的节目,要换好几次装。

俄罗菲娜在观看同伴们的表演。为了节目衔接,有时候只有六个或者四个姑娘上场。

58岁的斯艾力是是个女孩的领导兼翻译,常常将女孩们召集在一起作一些“提醒“。

40分钟后,演出结束,茹菲娅和同伴在后台交流并纠正一下动作。

斯维纳尼娅和同伴被中国杂技演员排练吸引。

瓦蕾娅等待中国马戏演出结束。是个女孩通常提前一个小时抵达演出的大棚,提前换好演出服装。

斯维纳尼娅在十个女孩中年龄最大,懂一些英文,也是女孩们的领队。

演员换装后在候场。

换好服装的戈妮娜坐在凳子上小息,奔放的舞蹈消耗大量的体力,几个节目下来会感觉到很累。

舞台上,姑娘们香艳的表演,吸引着台下中国观众的目光。

帕娜演唱极其投入。帕娜是一名歌手,一晚出场两次,每次两首歌。

晚上10:30,演出正式开始,奥利伽和同伴艳丽登场。

舞台上,姑娘们香艳的表演,吸引着台下中国观众的目光。

女孩们奔放而充满激情的舞蹈,让观众感受到异域风情。

每场演出前是中国马戏团的马戏和杂技表演,索戈蒂娜通过幕后的缝隙观看节目进展。

一天两场,每场8个节目,全部是舞蹈,持续40分钟。

这些女孩都是从6岁开始就学习舞蹈,进入正轨舞蹈学校七八年甚至更长时间训练。

安顿好马后,热力娅和同伴们坐在床上休息,她们住在距离马舍很近一间简易的棚皮房内。

斯艾力从斯维纳尼娅房间拿走自己的锅。早餐和晚餐他们都是自己做。

帕娜在狭小的后台,坐在沙发上补妆。

22岁的娜达丽娅 在短暂热身之后,一个人躲在化妆间里专心致志地绣她的十字绣。娜达丽娅像很多女孩子一样喜欢十字绣。

耶莲娜在化妆,她和另外三个同伴是马戏班仅有的三名舞蹈演员。

午餐,姑娘们自己动手做。尽管在中国已经有很长时间,但她们对中国饮食依然不习惯。

女孩们和马戏表演的动物亲近,两个多月,这些动物对女孩们也表现出很亲近的样子。

今天女孩们起得很早,到十几公里外的市场上采购一周的生活用品。

来自安徽宿州的驯兽员带着狗熊和女孩们聊天,熊站在地上一副好奇的样子。

马戏的演出大棚也是随车带来的。

斯维纳尼娅和同伴们除了演出和一周一次上街购物外,在合肥两个多月时间里,从来不离开园区,甚至连驻地都不出。

夜总会门前,奥利伽和中国女孩合影,在中国多年,相互影响和学习,她学到不少东西。

每天中午演出结束抵达驻地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姑娘们个个饥肠辘辘。

每天的演出共用一个后台,姑娘们和中国马戏演员已经很熟,不过彼此语言不通,只能通过肢体语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