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王衍帅比潘安 见风使舵步步高升

扬子晚报

王衍的画像。资料图片

王衍是王戎的堂弟,两个人都是超级偶像,但又毁誉参半,鲜花和板砖齐飞。他一生在表演武侠小说里的“凌波微步”,虽然身形飘逸,来去无踪,但总是只顾保住性命,忙着逃跑,无节操无底线,让无数人鄙夷。

因此他的一举一动,常常会引发全民大吐槽的狂潮,跟帖瞬间翻过无数页。

两个名人对他评价相同

王衍,字夷甫。长得清明俊秀,风姿优雅,他的帅和潘安可以一拼。很小的时候去拜访大名士山涛。等到他离开,山涛目送很远,说:不知道是哪个老妇人,生出了这样标致的儿子!

紧跟着又说:但是误尽天下老百姓的,未必就不是他啊!

14岁的时候,王衍到羊祜那里陈述公文的内容,言辞清晰明了。在这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面前,淡定从容,一点都不怯场,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孩不得了。但羊祜却冷如冰霜,说:王夷甫凭他的盛名可以身居高位,但是败坏社会道德风气,一定也是他啊。

王衍听后,拂袖而去。

两个人英雄所见略同,得出的结论都一样,真是超一流的相面大师,是对王衍命运最准确的概括。

他气度不凡不喜钱财

王衍擅长清谈,出口就是名言。

他的纤纤玉手,总是拿着一把玉拂尘,纵论《老子》、《庄子》,从容潇洒。每说一句,后面就会跟无数的点赞,然后大家不停地转发,顶到点击排名榜首位。

他的幼子不幸夭折后,山涛的儿子山简去安慰他。王衍哭得十分悲痛,山崩地裂,别人怎么都劝不住。

山简说:孩子不过是怀里抱着的东西,何必要伤心到这种地步呢?

王衍说:圣人可以忘掉感情,最下等的人对感情又没有体会。但是最珍重感情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啊(“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山简听了钦佩不已,转而也悲伤起来。这一句也成了流行语。

晋武帝司马炎听说王衍的名声,问王戎:现在哪个人可以和王衍相比?

王戎答:活着的人我没有见到,应该从古人当中去寻找。

王敦是东晋枭雄,目空一切,但他常说:夷甫处在人群之中,就像明珠美玉落在瓦片石块里。

后来的大画家顾恺之在他的画像上作赞词,写的是:如青山耸峙,千仞壁立。

王衍的超凡脱俗还表现在他不爱财,和天天晚上数钱的王戎完全不同。

王衍父亲去世后,亲人朋友送来许多份子钱。一些熟人就找他借,王衍很慷慨,谁借都给。结果没过几年,家里的积蓄几乎全用光。

他后来娶的老婆是郭氏,贾南风的亲戚,贪得无厌,一看到钱就笑逐颜开。王衍很厌恶,嘴中从来不提钱这个字。

郭氏认为他装清高,想了个办法,等他睡了以后,让奴婢用钱摆满了床一圈。王衍早晨起来后,走不出去,皱起眉头,对奴婢说:把这些“阿堵物”都搬走。

“阿堵物”是个俗语,在当时的意思是“这个东西”,但由于王衍的金口,“阿堵物”的意思变了,成了钱的代名词。沿用至今。

他见风使舵步步高升

他后来做到司空、司徒,位居三公。除了依仗他的名气、才华外,更重要的是他总能准确地认清形势,步法精妙。就像现在的股神,能神奇地预见股市的涨跌,因此身价猛涨。

他长于高谈阔论,但他有个特点,就是从哲学到哲学,玄远深奥,不涉及国事。如果被人抓到把柄,或遭到辩诘,经常随意更改,被人称作是“口中雌黄”,或“信口雌黄”。

雌黄是鸡冠石,过去写字用黄纸,写错了就用雌黄涂沫,然后重写,大家就是讽刺他随口胡说,出尔反尔。

他在现实中也是见风使舵,从来不会长久持某一种股票,每次买进卖出的分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让人叹为观止。

外戚杨骏权倾中外时,想把女儿嫁给他。王衍假装发狂,得了精神病。杨骏无奈,只好取消这桩婚事。等到杨骏被杀,他的病就好了,继续出来做官。

他的小女儿叫王惠风,嫁给了太子司马遹。太子被废时,给王惠风留下一封信,详细叙述了自己被贾后设计诬陷的经过,托付王惠风照顾好儿子。

王衍知道事情经过,认定太子和杨骏一样,都成了垃圾股。于是上表惠帝,请求王惠风与太子离婚。王惠风反而有志节,被强迫回家时,一路痛哭。行人都被她感动得流泪。

孙秀还没有成名的时候,曾经请名流为他品评,王衍心里看不起,不愿“买进”。王戎提醒说这可能是只潜力股,王衍立即惊醒,为孙秀写了好的评语。等到孙秀得志,杀了无数名人,但对王戎、王衍始终照顾,他们逃过一劫。

司马伦篡位的时候,王衍再次“发疯”,杀死了家里的奴婢。司马伦没有办法,没让他做官。司马伦被杀后,他身价又暴涨。

他虽然赚得盆满钵满,但在别人眼里,他不是股神,只是条圆滑的泥鳅,让人唾弃。

王导和司马睿谈得来

王氏大族除了王戎和王衍这两个大名士外,同一辈的还有王导,但此时他还是个小角色。王导是王衍的族弟,年轻的时候就风姿飘逸,见识弘远。

王氏家园就在琅琊国,是司马睿的封国。在司马睿众多的朋友中,他和王导特别谈得来,一见如故,年龄也一样大,碰到了知音。

司马睿从邺城死里逃生,回到琅琊。司马越让他统领徐州军事,司马睿就请王导为司马,委以重任。从此两人精诚合作,共创大业。王导劝司马睿:不要急着出人头地,当蓄势待发。

司马睿的见识远超过司马颖,一点就通,自此这两个大明星全心全意地潜伏。暂时也消失到人群之中。

再回到主角司马颖,他因为过早地暴露了自己,成众矢之的,飞来的乱箭让他手忙脚乱,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第六个明星配角出场,对天发誓能帮忙解围。他叫刘渊,也是未来的超级巨星。他的代表作是成立了一个新国家,国号为“汉”。西晋就是亡于“汉”。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