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公务员的创业之旅

时代周报

2015年4月末的一个下午,赵巧如坐在自家画廊里,在一杯拿铁上慢悠悠地拉花。她的丈夫,一个腼腆的艺术青年正坐在入口处捣鼓一个平面设计方案,耳垂上塞着非洲马赛人式的圆耳环,身后摆了一桌大部头的原版艺术设计画册。小夫妻打理的画廊位于珠海老城区的吉莲19艺文空间内,这是一个由旧厂房改造的艺术园区,旁边有菜市场、制衣厂、住宅楼,还有一座位于市中心的小山。

这是赵巧如辞职之后的状态,这位曾经的珠海市团市委学少部副部长现在过着创业人的生活。传统上,公务员“想走而不敢走”,“辞了不知道能做什么”。而这一波蔓延至全国的创业潮来势汹涌,让他们也多了选择。

创业潮涌来

今年2月,赵巧如的辞职信让同事们都很意外,这距她调任团市委还不到一年。

“那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大家都知道,团市委的年轻干部成长得很快。”那是一场百里挑一的选拔,赵巧如的回忆里,最清晰的是坐满了人的考场。

时间再往回推四年,大学毕业的赵巧如还曾赢得另一场公务员考试,成为珠海市公安局一名经济犯罪侦查干警。

2015年3月末,智联招聘发布《2015春季人才流动分析报告》,报告中首次涉及公务员群体,根据该网站掌握的数据,在2015年春节后一个月的传统求职季里,有超过1万名公务员通过这家网站向潜在雇主提交简历,这一数字较2014年同期增加逾30%。报告还指,这一群体青睐的职位多是房地产、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行政岗位。

“中国的公务员是一个精英群体,在学校学习成绩特别好、大多都很有能力,但到了体制内,很多人觉得这种潜能发挥受到了影响。”撰写报告的智联招聘高级职业顾问黄若珊这样分析,现在工作机会很多,由于企业有更为明晰的业绩考核,只要做好工作,个人潜力的发挥空间更大、晋升通道也更为明显。

赵巧如的选择与这份报告的内容不一样,辞职后,她开了间画廊。

画廊占据其中一栋厂房2楼将近一半的空间,这个年轻女孩喜欢新中式,将画廊命名为“方圆”。画廊内摆着一张明式案台,台上摆着茶具,一面墙上挂着新派国画,另一面墙上则陈设着大幅的瓷板画。“我喜欢传统书画,希望可以只做自己喜欢的艺术家,但是现在还是需要经营一些商业装饰画、周边产品、饰品来平衡收支。”

“创业潮涌过来,连公务员都被带走了。”赵巧如的前辈、珠海市党政系统里任职的颜嘉(化名)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她的工作涉及对青年创业的支持,因此尽管身处二三线城市,也感受到了从北京蔓延开来的全民创业潮。她所在的城市针对青年就业创业有很多扶持政策,而省政府也针对促进创业工作下发了相关文件,政府层面针对就业创业日益重视肯定带动创业热。

在她身边,去年有四位同事离职,包括一位处级干部,而这四人中,就有两人创业。

创业是条孤独的路

从大学的经济犯罪侦查专业,到公安局、团市委的工作,赵巧如的经历里并没有艺术专业背景,却是在团市委不到一年的工作中,她动了创业心。“在团市委的工作主要是组织、策划、执行活动,接触到的事情很多,让我发现,原来我可以做这么多事。”上学时组过乐队、常常出入美术馆和美院的那个文艺女青年被唤醒了。

“公务员体系的行政层级多,工作性质也限制了它的创造性。一个年轻人刚进入公务员体系,哪怕是在再枯燥的工作岗位,都会有很多的想法,但公务员更需要的是耐心与细致。”对赵巧如来说,无论在公安,还是在团市委,都是她喜欢的工作,但她想赶在30岁之前,做更多的事,创业方向指向了家人以往就有的习惯—收藏。筹备三个月之后,画廊开张了。

尽管如此,辞职创业遇到的难题还是不少。“家人当然觉得女孩子当公务员好,工作生活都稳定,不需要有什么自己的事业。观念不同,这事其实是无法沟通的,而且开画廊和开饭店不同,很难看到预期的收益。只能尊重他们,拿出行动来,证明自己不是头脑发热。”甚至直到现在,画廊开业已数月,赵巧如还是没能完全说服母亲。

进入一个自己没有专业背景的领域更不容易,现在的她将时间分为“白天会客谈事,晚上进修”,刚考完国家艺术品鉴定师二级证,准备着再考一级。“一起考试的大多是年纪比较大的前辈,就像从电视台的鉴宝节目里走出来的一样,而我是从零开始。”赵巧如这么描述。

身边对她表示意外又羡慕的人很多,说自己想辞职但不知道可以做什么的人更多。然而赵巧如觉得创业是一条孤独的路,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只是第一步。“以前的工作有团队,做错了事情,会有领导监督指正你‘这里错了’,教育你的同时其实是给你撑腰。现在自己创业,不到最后根本不知道做得对不对,没有backbone(脊梁骨)再来告诉我了,只能咬着牙往前走。”她说。

2014年以来,社会舆论关于公务员的讨论持续不断,话题涉及待遇、工作氛围和辞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两会期间,四川省一位市长就坦言,过去一年中公务员离职的数量的确有所增加,但是否成为趋势,还有待观察。

颜嘉也动过辞职的念头。原因是她不喜欢日复一日的琐碎。不过她最后没有真正走出去,而且,“给群众办事会带来满足感”。

有趣的是,在她们的观察里,近来辞职的公务员中,女性比男性多,这其中原因很多,包括照顾家庭、女性需要自我价值的提示,以及女性对公务员职业前景的期待较男性低等原因。颜嘉表示,“其实职业压力和前景对于女性来说,较为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