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大米"勾兑"普遍 散装几无新米

新京报

在超市里售卖的大米,包装上看不出新米与陈米的区别

在超市里售卖的大米,包装上看不出新米与陈米的区别

沸沸扬扬的中储粮在辽宁、吉林“以陈顶新”套取国家补贴的事件引起社会关注。

如何守住管好“天下粮仓”,“以陈顶新”还只是目前我国粮食储备机制问题的一个切面。有业内人士和消费者就此事进一步提出疑问:我们每年究竟能吃到多少新米?新米和陈米如何辨别?

这看似寻常的问题却难以得到一个确切答案。但有稻谷加工企业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目前我国大米市场普遍面临“稻强米弱”格局,加工企业为维持生存,只能转而加工更多的陈粮以降低成本,最终可能导致流通到市场上的陈米越来越多。

业内人士还透露,为争夺市场,许多经销商会压低收购价格,新陈“勾兑米”成为中小加工企业的普遍做法。这些“勾兑米”通过经销商进入粮油批发市场,最终上了百姓餐桌。

陈稻为加工企业的目标

从2012年开始,辉农粳稻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秀就感到稻谷加工生意越来越难做。

张建秀的企业在长白山脚下的辉南县,规模只是中小型,但在当地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大户了。在他印象中,2012年之前,整个吉林有1900多家稻谷加工企业,如今不到1000家,且大多处于半停产状态。

谈及困境,张建秀有些发愁:“这几年中储粮和地储粮收购量大,托市价格又高,企业没法跟中储粮争,只要他们一开库,粮全往他们那里走。新粮下来后,我们只能在他们开库前收一部分,开库时再高价收一部分。”

张建秀说,去年12月初,中储粮仓库仅用13天就完成了3万多吨稻谷的收购。此外,吉林省内外其他中储粮仓库、省地属仓库及一些大型粮油企业也会加入到“抢粮”队伍中来,中小加工企业普遍面临粮源紧张问题。

东北某稻谷加工企业魏经理向新京报记者反映,2012年之前,中储粮和地储粮收购量没这么大,加上企业容易拿到贷款,收粮时可以赊欠农民一部分,加工企业收购的新粮远比如今要多。“现在农民都要现钱,中储粮即使赊账,农民也较信任,银行也不给民营加工企业贷款,新粮收购越发困难。”魏经理说。

面对较高的收粮成本及粮源紧张,许多中小加工企业开始将目光转向陈粮,以降低成本。而竞拍国家临储库投放的粮食,是许多加工企业获得陈粮的一个重要来源。

据张建秀介绍,进入3月中旬,国家临时储备库开始对外竞拍粮食,这时加工企业普遍缺乏收储资金,此前储存的新稻基本加工一空,因此企业会开始加工陈粮。“手里新粮没有了,要么加工陈粮,要么停产,陈粮就流向了市场。”

另据中华粮网某研究人员介绍,国家临储库通常不会拍卖新稻,“以前是三年一轮换,也就是说今年是2015年,拍卖的稻谷年份就集中在2012年,不过现在像粳稻已经改为两年一轮换。”

然而拍卖情况并不乐观。中华粮网数据显示,今年3月在安徽举行的临储稻谷拍卖中,2013年中晚籼稻成交率仅为0.59%,安徽、湖南、江西、四川临储全部流拍。4月9日举行的2013年中晚籼稻临储拍卖成交率也仅为0.02%,其中湖北、湖南、江西、四川、江苏临储全部流拍。

对流拍原因,魏经理认为一是所拍陈粮价格过高,一是粮食质量不尽如人意。“我们企业主要推的是单一品种,质量好,出米率高;临储拍卖的稻子什么品种都混在一起,出米率也不高。”

“勾兑米”市场上很普遍

“加工单一品种的新稻,本来收购价格就高,再加上利息和各种成本,售价自然低不下去。但经销商只看利润,不会看是新米还是陈米,因此新米并不好卖。”魏经理说。

她认为,以北方地区来说,市场上陈米与新米混合的“勾兑米”较多,尤其在粮油批发市场。

“经销商压价,我们就得降低成本,要么往新米里掺陈米,要么全是陈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稻谷加工企业主告诉记者,“勾兑米”在贸易粮(粮油批发)中十分普遍,进商超的企业具有一定规模,为做好品牌会比较注重消费者感受,但10斤新米掺上8斤陈米你能吃得出来,掺三四斤陈米就未必被发现。

“勾兑”大米现象得到了中华粮网研究人员的证实:“掺兑现象很普遍,尤其在新陈粮差价较大的情况下。稻米加工企业特别分散,以中小企业居多,基本到4月库里就没有新粮了。在市场上新粮不多的情况下,就算大企业在缺粮时也需要拍陈粮。”

散装大米几乎没新米

那么,市场上目前流通的大米,究竟陈米多还是新米多?

魏经理曾几次到北京各大商超走访。凭借经验,她指出,目前接触到的超市散装大米几乎没有新米,尤其是售价在每斤2.5元以下的。由于袋装大米无法开封,魏经理无法对其进行辨别。

张建秀则说,“就长白山地区近几年情况来说,基本从2012年开始,新稻下来后农民口粮约占20%,中储粮和地储粮加一起能收上去40%,剩下40%新稻能流到加工企业,最终加工成新米流通到百姓餐桌。整个东北地区情况也大致如此。”

如果以食用日期估算,中华粮网研究人员认为,每年10月至来年5、6月之前,消费者吃到新米的几率较大;如果从地域来说,水稻主产区要比非主产区更易吃到新米。“另从价格上考量,售价较高的大米品质较好,新米的概率也越大”。

新米陈米难以区分

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各大商超发现,目前大米包装上普遍标有加工出厂日期、产地、保质期、大米等级,但无稻谷收割日期。众多大米品牌中,仅有北新仓明确标出了稻子收割期。此外,“辽河香”米也在产品介绍中标明加工的是当年稻和单一品种,其他产品均无相关表述。

北京消费者杨先生曾花“高价”买了袋大米,想吃新米的味道,结果大失所望。“对于新米,老百姓还是有一定需求的,谁都愿意吃点好的,但确实不太好区分”。

北新仓农业总经理马国武是从去年开始筹备新米产品的,希望提出“当年米”的卖点。但他发现国家目前针对大米品质仅有等级标准,无新米、陈米区分。“没有标准,单凭企业自己吆喝,消费者很难相信。”

马国武介绍,因缺少市场辨识度,新米产品的成本很多都花在了营销渠道上,也抬高了售价。

中华粮网研究员也告诉记者,“大米等级标准不是按品种、新旧来分,而是从粗糙率、不完善粒、杂质这方面去衡量的。”新米通常指当年稻,如现在是4月,那么去年10月份打的新稻就是新米。新米与陈米在营养价值上相差不大,但口感完全不同,“东北农村每年都有‘打新米’一说”。

魏经理透露,虽然新米在色泽和气味上均有一定辨识度,但凭消费者的辨识能力很难区分新米、陈米。“香味有可能是加了香精,色泽好有可能是陈米加油抛光,这都不好说。如果在新米中掺入少量陈米,连我们专业人士也吃不出来。”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建议,“如从消费者权益角度说,可借鉴日本的做法,在大米包装上同时标出大米收割日期和出产日期,这样更利于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郭铁 实习生 山珊 周璇 赵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