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散文家提名点评:散文的想象力

并读君点评 : 散文关乎性情,可信马由缰,可温柔持重,可斜风细雨,亦可惊心动魄。

黄灯

撰文:提名评委申霞艳

2016年度散文提名情况让人欣喜:李敬泽和黄灯原是从事文学批评的,杨渡和雷平阳原是诗人,祝勇是散文老手。散文像任劳任怨的母亲具有博大的磁场,一直在吸引四面八方的游子。

李敬泽

我这样说的时候,仿佛已经听到李敬泽的嘲笑,他的写作在很大程度上就像棒喝,对井底之蛙有警示作用。他的“会饮记”写得如此畅快,那么自由,像在戈壁上信马由缰,像在大海中独钓。童真、意趣、智慧兼有;黑暗、云层、星光并存。古今中西、四时佳兴全在一念之间涌到笔端:上通柏拉图的“会饮”,中有远藤周作的沉默,下至芷江鸭、痛饮与呕吐,美至三岛由纪夫的八块腹肌,八卦至本雅明的“单向街”。更重要的是文字里的挥洒、灵动……黄灯的“乡村”书写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天时、地利、人和”所致,急剧的城市化、微信传播等外因,当然至为重要的是黄灯的个性,她的作品中有湖南人的气息和性情,也有知识分子的感时忧国。

杨渡

杨渡的非虚构写作《一百年的漂泊:台湾的故事》再次凸显家族的力量。我们知道在中国现代性追求的过程中革命与家庭各执一端,家族的力量被革命文学加以挞伐。近年来,随着流动性的加剧,许多知识者重新思索家族传统的积极面以及进行现代转换的可能。毫不夸张地说,不理解家族就无法理解中国传统。实质上,世界文学范畴来说家族题材取得的成就至为显赫。

杨渡的《一百年的漂泊》将个人的家族故事与台湾百年来的重大历史结合起来,以家族几代的具体遭际反思台湾的命运,由妈妈的农田到父亲的锅炉,由城头变幻大王旗到全球流动,家族开枝散叶。作品探索了由小我至大我,由家及国的将家族故事历史化的可行路径。平淡素朴的言语中流淌着真挚的家国之思。

雷平阳

诗人雷平阳再次调动他的故乡记忆与生活经验,像他那首将故乡“昭通”浓墨重彩书写的诗歌一样,这次他把乌蒙山写入文学地图中。如果你以为会看到或雄壮或绮丽的景物描写,你抱着阅读旅游景点导读或文化大散文的心态来阅读《乌蒙山记》,雷平阳跟你开了个大玩笑。他写的全然不是你要的乌蒙山,他不过在写他的见闻,他的思考,既有惊心动魄的巫术场景,也有残酷冰凉的现实生活,小人物的命运,生生不息的人类精神在此延绵。

祝勇

祝勇的新作《故宫的隐秘角落》曲径通幽,既深入故宫的隐秘角落,也通向历史的皱褶旮旯,帝王们的工作与生活幽微处一一展开。正如作者所说:“故宫的隐秘角落是故宫魅力的一部分,或者说,没有了“隐秘”,就没有真正的故宫。”故宫之“故”一部分来自历史掌故,一部分来自叙事及其想象。

综观2016年的散文,一批不同身份的写作者的合力将散文带入新的境地:既可以让想象力如野马驰骋;也可以诗意地介入。散文像无名的小草生长在现实、历史的各个角落。

本文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