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佬法官!金牌“和事佬”的调解经

并读点评 :

 蓝榕概

来广州开会的前几天,蓝榕概紧锣密鼓,调解了一个涉及1000多村民、拖欠100多万元农民土地租金的案子。

从清远佛冈县人民法院书记员,到现在的佛冈县人民法院副院长,调解,贯穿省党代表蓝榕概26年的司法生涯。这并不容易。为此,他的手机号公开,号码本中超八成电话号码是当事人的。为调解纠纷,他直接上门办案,实地跑三次也属正常。

多年的基层工作,让蓝榕概成为金牌“和事佬”,也成了法院系统的一张名片。

两瓶酒调解离婚官司

在佛冈,说到蓝榕概,很多人可能不认识,但说到“肥佬法官”,却耳熟能详。在这里,一个“两瓶酒”的故事,至今广为流传,这源自蓝榕概处理过的一宗离婚纠纷案件。

被告人谭立(化名)的儿子不幸溺水身亡,他认为这是老婆的错。他把老婆赶出家门。妻子找过多个部门,但无果,最终到法庭起诉离婚。

彼时,蓝榕概任职佛冈县人民法院汤塘人民法庭副庭长。“我坚信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只是大家心里都有条刺。”为挽回这个破碎的家庭,蓝榕概主动去山上找他。

前两次,谭立并没有理会蓝榕概。“我刚说话,他就用柴刀‘啪啪啪’拼命地敲门,样子好吓人。”第三次,他特地选了吃饭的时间去,“这时候他不拿刀,比较安全。”

一开始,蓝榕概苦口婆心劝说,谭立只顾埋头吃饭。突然,谭立把筷子往桌上一摔,把两瓶酒往蓝榕概面前一推说:“别在这里啰啰唆唆,这两瓶酒你一口气喝了,我就听你的。”

蓝榕概愣了一下。40多度的米酒,四两一瓶。他有高血压,医生也叮嘱严禁喝酒。犹豫了一下,蓝榕概还是抓起两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酒瓶还没有放下,年近半百的谭立放声哭了起来。等他哭完,蓝榕概抓住机会劝说,“听你的,听你的。”谭立说。

第二天,蓝榕概又驱车30多公里,到谭立丈母娘家,把他老婆接了回来。

“现在,每当看到他们两口子还在一起管理着自家的果树,我就觉得,那天豁出去喝的那两瓶酒,值了!”

超八成手机号是当事人

和别的法官不一样,蓝榕概会给当事人留下电话号码。他的手机曾有1400多个当事人的号码,占号码本八成以上。最多时,一天要接100-200个电话。“当事人来到法庭门口,直接电话我,我去接他们进来,距离就拉近了。”

办案前,他会“做功课”,了解被告的职业、爱好、家庭、经济来源、人员来往……根据不同的案子,采用不同的调解方法,“讲法,但还讲情、讲理、讲传统、讲民俗。”

“多年的基层实践,让我深深感到,传统民事审判工作,并没有轰轰烈烈,或惊天动地,更多是家长里短,但却牵涉到千家万户喜怒哀乐。”

工作26年,蓝榕概亲自审理、参与处理了2000多个案件,90%都是通过调解或撤诉结案。至今没有出现一件是因为当事人不服而申请再审、上访、缠讼。“案结事了人和谐,服判息诉无申诉”,这是蓝榕概始终坚持的办案理念。

成立调解工作室

一来二去,“肥佬法官”成名了。

2012年,“蓝榕概法官调解工作室”在汤塘法庭挂牌成立,这是清远首个以法官个人名字命名的调解工作室。

工作室团队将蓝榕概提倡的上门办案变成了明文规定。他们将法庭搬到群众身边,穿梭于田间地头,扛着国徽去村委开庭,卷起裤脚到山间送材料,服务法律“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可以很自豪地说,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让当事人走过一趟冤枉路。”

“清远市法院系统调解能手”、“全国优秀法官”、“广东好人”……这些年,蓝榕概获得的荣誉不少。

他说,自己没办过大要案,不是精英法官,“但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跑跑颠颠的工作中,同样可以让你成为人民需要、人民喜爱的法官。而且在现阶段,在基层农村,在边远山区,人民还需要大量这样的法官。他们将同许多精英一样,成为实现中国梦一个不可或缺的群体。”

胡春华同志的报告中提到,要切实提高司法的质量、效率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作为基层法官和省党代表,蓝榕概颇有感触,“我会穷尽一切办法,通过公正、高效审理每个案件,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和权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广东又好又快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基层心声

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跑跑颠颠的工作中,同样可以让你成为人民需要、喜爱的法官。而且在现阶段,在基层农村,在边远山区,人民还需要大量这样的法官。

——— 省党代表、佛冈县人民法院副院长蓝榕概

采写:

南都记者 阳广霞 余毅菁

本文著作权归南方都市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