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契约》:生而为人,我好羞耻!

古七七 : 《异形》自诞生以来,就不止是怪兽片的单纯属性,它是一个人类世界的模拟。

说起今年最受期待的惊悚科幻片,绝对是《异形:契约》。

从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第一部《异形》开始,连续四部,尽管导演不同,但都被奉为经典。

作为《异形》前传的第二部,异形粉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

《异形:契约》

Alien:Covenant

豆瓣7.5分。

距离上一部《普罗米修斯》已经过去五年了。

鱼叔先为大家回忆下之前第一部的剧情。

在未来,人类的科技水平高度发达,创造了与人类相似的生化人。

既然人造人都已经实现了,那么人类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科学家们一直研究着人类起源的真相。

科学家伊丽莎白·肖和查理·赫洛维发现,人类可能是外星人(也称工程师)创造的。

他们和生化人大卫乘坐宇宙飞船普罗米修斯号,前往未知星球。

结果,还真被他们猜中了。

好奇害死猫,他们发现人类起源之谜的同时,也发现了外星人想要毁灭人类的计划。

外星人的秘密武器就是黑水,结局却自食恶果。

最后,女主与大卫飞往真正的外星人星球。

这次《异形:契约》的故事,发生在上一部《普罗米修斯》故事的十年之后。

电影从法鲨饰演的生化人大卫,与他的创造者(人类)的对话开始。

大卫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生化人。

他说,你们人类会死,我们不会。

你创造了我,那么谁又创造了你呢。

言语之间充满了“我比你更高级”的自豪感,怼得人类一句话说不出来。

看来大卫一出生,他就注定了反叛。

太空中,飞船载着一拨新的船员和殖民者,将要去新的星球执行殖民任务。

这时意外发生。

飞船外部打开的能量板受到耀斑影响,吸收过大能量而受损。

飞船的运作受到严重影响。

正在休眠的船员们被迫苏醒,船长却没有醒过来,开场就牺牲了。

因此,其他船员心情都无比复杂。

在太空外修复能量板的时候,他们发现通讯信号受到干扰。

分析之后,他们居然从中听出了一段熟悉的音乐旋律:

take me home,country road...

再分析,这段音频信号居然来自一个不远的星球;

而且居然是个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到底是去新发现的星球探索,还是按原计划前往殖民星球。

已经死了一个船长,人心惶惶,没人想再重新躺回休眠舱。

因此,二号船长决定前往新星球。

作死小分队,成功着陆新星球。

一开始,大家还大喜过望。

这个星球有山有水有树林,不错啊,跟我们地球差不多啊。

非常适合展开新生活。

但是。

就在一行人前往音频信号发出地的路上,有两人踩到异物,里面的黑色孢子被释放,进入两人体内。

最开始还没人在意,可是没过多久,两人就开始吐血。

其中一个被感染的猪队友,返回飞船的医疗舱中,破背而出孵化了一个异形出来。

不同于之前的异形品类,这次的异形是白色皮肤。

搏斗过程中,火力失控直接把船给炸了。

一群人现在是回不去了,就开始四处逃窜。

就当他们要被异形团灭的时候,生化人大卫出场。

他把大家带到一个大型墓地,躲避异形。

大卫声称,当年他和伊丽莎白降临到这个星球上,携带的病毒孢子泄露,杀死了原住民。

伊丽莎白也死于飞船炸毁。

但其实,病原体就是他故意释放的。

他并不服从于造物者(人类)的指挥,想要自己成为造物者,成为神。

因此,在这个星球上,他一直在做实验。

使异形不断进化,改良他们的DNA。

当一行人逐渐发现大卫的居心,已经晚了,他们被一个接着一个干掉。

最后究竟如何,鱼叔就不具体说了。

不过这一部剧情上的确是承上启下,把一切都串起来了。

从最开始1979年的《异形》中,就有人类、异形、生化人三种。

异形的生成,以人类为母体。

生化人是人造人,服务于人类。

但当生化人拥有极强的自我意识,就会思考“我是谁”,与人类的关系也会变得危险而微妙。

在前传系列中,生化人大卫是绝对的主角。

一切都围绕他的自我觉醒,发展,崛起,反抗。

所以,不用吐槽人类船员小分队的种种愚蠢表现,因为他们并不重要。

因此从《普罗米修斯》《异形:契约》这两部作品来看,生化人吊打人类是必然的结果。

而斯科特老爷子在这个看似黑暗的外壳下,其实探讨的是深刻的哲学主题。

工程师(神)创造了人类,但可能看到人类发展不受控制之后,又想毁灭人类;

人类又创造了生化人,生化人不受控制也想毁灭人类;

但他首先毁灭了人类的造物者,工程师。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弑父情结的变异。

生化人培育异形,想要成为新的造物者。

片中,大卫也直言自己的信仰就是两个字,创造。

工程师对待人类的态度、人类对待生化人的态度、生化人对待异形的态度,并没有二致。

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工程师、人类、生化人都渴望成为造物主,但是反而因自己创造的产物毁灭。

工程师、生化人、异形,三个物种其实都是在模拟人类世界。

他们都是人类的不同样子。

每一环,都处于被创造和造物的双重地位。

《异形》前传突出于表现生化人的觉醒和反叛,其实,是在用生化人的发展暗喻人类。

比如,生化人内部也不尽相同。

具有独立意识的大卫,他在满足自己的欲望,追求自由和创造,从而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而在大卫之后,人类设计生化人的技术经过改良。

因此另一个生化人沃特(同为迈克尔·法斯宾德 饰)并没有独立的自我意识,忠心地服务于人类。

大卫和沃特交锋时,大卫阐释自己的梦境,沃特却说我从来不做梦。

是否做梦,就说明了两者的区别。

不同于《普罗米修斯》,本片中异形的出场率要高很多。

有人会觉得异形恶心,觉得生化人大卫变态,觉得人类船员愚蠢。

但其实,他们就是人类自身的不同缩影。

工程师、人类、生化人、异形,一切都像是一个环。

他们的关系和发展,宿命式地不断循环,从头再来。

《异形》自诞生以来,就不止是怪兽片的单纯属性。

而到《异形:契约》,已经铺就成了一部创世神话。

斯科特老爷子40岁出头拍了第一部《异形》,过了40年,又拍了这一部《异形:契约》,就像电影思辨中的一个循环,也像完成了40年前的一份契约。

感谢斯科特老爷子。

本文著作权归独立鱼电影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