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哈托家族或卷土重来 印尼华人心里有点乱

并读点评 :

【环球时报驻印度尼西亚特约记者游弦鹤】4月19日,印尼首都雅加达原省长钟万学在选举中落败,无缘连任。5月9日,因在任期间“亵渎”《古兰经》,钟万学被判刑两年并立即执行。过去一段时间,围绕这位印尼华裔高官的选举和官司,被认为是观察这个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国家政治与社会发展趋势的一个重要风向标,而施政满意度超7成的钟万学连连遇挫的结局,不仅令其支持者错愕,国际社会对印尼宗教包容度和政治宗教化的担忧也在加大。有人称,印尼已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由于印尼有排华历史,不少当地华人更是对未来感到忧虑。钟万学事件影响究竟有多大?《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从雅加达发回他的感受和观察。

印尼首都雅加达原省长钟万学。

7成满意度、4成得票率——那3成去哪了?

钟万学被判刑后,雅加达政坛总体平静,围绕钟万学竞选连任或是否“亵渎”《古兰经》的争议已经告一段落。目前雅加达政坛比较热门的话题是,“捍卫伊斯兰阵线”头目里齐克因涉嫌在网络上散播他与一名女性的露骨对话,甚至散播该女性的裸照而被警方约谈。

“捍卫伊斯兰阵线”是反钟万学的急先锋,几次数十万人反钟万学游行都是该团体发起的。据说里齐克已赴沙特阿拉伯避难,并喊冤说佐科政府在对他秋后算账(钟万学被视为佐科的政治盟友)。里齐克还在沙特会见来自印尼的反佐科阵营人士,试图制造“佐科正在对付穆斯林”的舆论。这也说明反佐科阵营将继续利用宗教议题进行斗争。

回顾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钟万学事件之所以举世瞩目,源于他的“双重少数”身份(作为华裔的少数族群和作为基督教徒的少数宗教信徒)、行事风格及印尼的特殊政治环境。

钟万学原本是印尼现任总统佐科的副省长搭档,佐科2014年参选总统并当选后,钟万学自动替补成为省长。任省长期间,钟万学实施众多惠民政策,其中包括为贫困人口提供免费医疗和教育、整顿街边商贩、政府预算透明等,最让雅加达人感受深刻的是几乎解决了水患问题。数十年来,雅加达多个地区面对雨季来临时的河水倒灌,历届省长都未能解决这个城市弊病,钟万学却做到了。因此,他的施政满意度长期在7成以上。不过钟脾气火爆、口无遮拦,最终在2016年9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中不当引用一则宗教诗篇,被政敌抓住并指控为“亵渎”《古兰经》。

印尼知名民意调查公司德尼(Denny JA)的专家在雅加达大选前曾表示,从历年经验看,任何施政满意度超过7成的现任政治人物都能轻松连任。但钟万学没有,他只获得4成左右选票。剩下的3成哪去了?他们被以种族和宗教差异为核心的选举宣传冲走了。

钟万学的一名支持者曾在一次小型研讨会上说,如果钟万学输掉这次选举,将意味着反佐科阵营可能研发出一个选举“标准作业程序”,并在印尼全国实施——意即不论对手施政表现如何优秀,都可以被种族或宗教议题所击倒;种族和宗教议题有可能成为竞选的主要议题,而不是政治人物的政绩本身。

这个疑虑不无道理,也是印尼华人最担心的事。

两股力量之争——省长选举只是一个节点?

印尼第二任总统苏哈托1998年倒台前,实施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反共排华政策,导致印尼华人在政治、公务员、军队、警察等各个领域受到限制和排挤,仅在经济和商业领域获得充分自由。华人的政治权益不受保护,经常被称为“经济动物”。

苏哈托倒台后,印尼改革派领袖瓦希德与梅加瓦蒂相继担任总统,并致力于废除苏哈托执政30多年所制定的排华政策,让农历新年成为国定假日,全印尼的中小学可以接受华文教育,允许华文媒体发行以及允许华人社团成立等。印尼华人因此非常感激他们。两位改革派领袖也改变苏哈托向西方“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对华友好。

钟万学在印尼华人中有极高支持率与此有关,他寻求连任时获得了来自瓦希德所创立的民族复兴党及梅加瓦蒂领导的斗争民主党的支持。瓦希德与梅加瓦蒂在印尼华人当中享有崇高威望,而钟万学在政坛的崛起可以被视为印尼民主改革的延伸和持续。

相反,击败钟万学的参选人阿尼斯的支持者主要是普拉博沃领导的大印尼运动党和有激进伊斯兰倾向的繁荣公正党。普拉博沃是苏哈托的女婿并涉嫌策划印尼1998年排华骚乱,而繁荣公正党主张印尼国家法律采用更多伊斯兰法律。这两个政党的保守立场和政治主张多少让华人感到不安。

旅居新加坡的印尼华裔学者廖建裕曾在新加坡《海峡时报》上撰文说,钟万学案其实是印尼改革派与保守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他认为,佐科和钟万学都不属于印尼政治寡头集团,两人均是从基层一步步往上走的政治人物。相反,普拉博沃等人属于寡头集团并推出自己属意的候选人,其更善于利用种族和宗教议题牵制改革派。雅加达省长选举只是两股力量相互斗争的一个节点。

廖建裕的结论有充分依据。最起劲攻击钟万学的激进团体“捍卫伊斯兰阵线”不否认其与普拉博沃、阿尼斯和苏哈托家族的关系。而钟万学“亵渎”案不是单纯的宗教或法律案件,更多是反佐科阵营集结激进伊斯兰势力积极打击钟万学,并且成功了。

香港《亚洲周刊》4月9日一篇题为“雅加达选举与苏哈托家族复辟”的署名文章明确称,苏哈托家族及其子女将试图左右印尼政治并牵制任何改革步伐。目前,反对佐科(也反对钟万学)的政治人物有普拉博沃(苏哈托女婿)、苏哈托幼子托米以及其他与苏哈托家族来往密切的政商界名人。

当然,印尼两位改革派人物瓦希德与梅加瓦蒂已经明确就他们对华人的立场表态。瓦希德担任全印尼最大的温和伊斯兰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简称“伊联”,是印尼乃至全世界最大温和穆斯林组织)主席时,明确就1965-1966年参与对印尼左派大屠杀表示道歉,并派“伊联”基层人员照顾年事已高的左派人士。他表示,当时“伊联”在苏哈托误导与威胁下,被迫参与迫害左派人士。瓦希德这次道歉获得已故康奈尔大学印尼问题权威专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赞赏。梅加瓦蒂则是印尼首任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其家族长年同中国各级领导人包括老一代的毛泽东、周恩来和刘少奇等保持密切关系。

一位曾在中国留学的印尼华人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苏哈托家族试图重返政坛令人担忧,这股势力的崛起不但会终止佐科的各项改革举措,他们甚至可能尝试重新推出排华法令并渲染各种敌视中国的政治社会议题。

这位华人学者的话代表着部分佐科阵营人士的看法。

“下一代别在印尼”——当地华人讨论群为何有此言论?

钟万学的崛起或多或少反映出华人对印尼所作贡献受到肯定,但他的败选及被判刑则打击了华人参政的意愿,因为只要对手利用种族和宗教议题进行攻击,再努力、再好的政绩都将被否决。在印尼华人使用的即时通信软件WhatsApp讨论群里,甚至出现倡议移民国外的言论,希望“下一代别在印尼”,大家担心未来印尼会出现严重的排华浪潮。

从印尼当地网络讨论群看,绝大多数雅加达人认可钟万学的工作表现。雅加达外,印尼东部非穆斯林人口区数次举行大规模游行,表态支持钟万学。这说明钟万学虽然被判刑,但仍享有强劲的民众支持度。国际社会、国际组织以及众多外国媒体也大幅报道钟万学败选的新闻并多数质疑印尼法院的判决。

雅加达省长选举已经落幕,但在观察人士眼中,它只是2019年总统选举的前哨战。到时候佐科将面对来自保守利益集团的挑战,而普拉博沃仍然是挑战佐科的潜在竞争对手。印尼权威民调机构赛夫姆贾尼研究与咨询机构(SMRC)6月8日对外公布5月14-20日进行的调查,结果对佐科施政满意者达67%;如果印尼马上举行大选,佐科将以53.7%支持率对抗普拉博沃的37.2%。

但如果钟万学以70%以上的满意度连任失败,佐科会怎样?如果反对阵营果真研发出基于种族和宗教议题的“选举标准作业程序”,佐科会重蹈钟万学的覆辙吗?虽然佐科是原住民、穆斯林,但从2014年的总统选举就能看出,其对手惯用黑色虚假宣传,当时佐科就被虚假媒体“人民火炬”指控为“共产党员的儿子”“华人的私生子”及“异教徒”。

可以预测,印尼大部分华人基于对瓦希德和梅加瓦蒂的感激和支持,将继续支持佐科并希望以苏哈托家族为代表的保守利益集团不要“复辟”。少数有右倾思想的华人可能会支持保守利益集团。还有两年时间,佐科是否会加强其施政以及获得更多人支持,将决定2019年改革是否会持续进行,也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大部分印尼华人的处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大选前,雅加达将在2018年举办亚运会。这是印尼时隔56年再次承办大型国际运动会,而新省长阿尼斯将担当重任。但他击败钟万学是基于其阵营对钟“双重少数”身份的攻击和非议,而未必是民众的广泛认可和支持。阿尼斯曾任佐科政府教育与文化部长,他能言善道但在行动力上不被佐科认可,因此被撤换。阿尼斯能否超越钟万学的行政效率和工作魄力需要时间来检验,但钟万学的支持者显然不看好他,他们甚至发表一些“不怀好意”的言论,认为亚运会或将是阿尼斯遇挫并连累印尼国家形象的场合。

原标题:苏哈托家族可能卷土重来 印尼华人心里有点乱

本文著作权归环球时报及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并读

查看原文